[專欄] <%:data.title%>

專題 <%:data.title%>

<%:~nl2br(data.summary)%>

<%:data.subtitle%>

<%:data.subtitle%>

#<%:prop.issue%>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prop.title%>
<%props prop.kols%>
<%:prop.realname%>
<%/props%>
<%if prop.column_id != 0 %> <%/if%> <%if prop.topic_id != 0 %> <%/if%>
要解決社會議題,該如何訓練「思維」?

ISSUE #048

要解決社會議題,該如何訓練「思維」?

2022-06-08 11:00:00

市面上有許多管顧公司專門提供策略、指導管理技巧、做教練課訓練等,但您知道有公司在賣「思維訓練」嗎?不同於一般商業設計、產品開發等課程,思維訓練多以「商品成果」為目標以訓練員工的「系統思考」,核心是要大家一起解決「社會議題」。

#思考的永續力 #技能在變革 #思維也要翻新 #你可能聽過設計思考 #但你聽過系統思考嗎

盧亞蘭

盧亞蘭 / 採訪編輯

採訪寫作

陳卓君

陳卓君 / 副總編輯

審訂

圖片來源 - Unsplash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什麼事?

我們可能都看過,用 memo 紙做產品發想、公司策略討論的過程,但眼前在 ESG 狂潮下每間企業除了內部問題要討論,都開始需要構思「如何為社會議題貢獻」

  • 企業在做年度規劃時,大多習慣用邏輯推理、數據佐證、沙盤推演等方式計劃,但這樣的手段,恐怕無法為「一直未被解決的議題」找出新解方。(哈佛商業評論
  • 著名的「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多運用在「當設計者了解受眾需求」之時,例如在清楚目標下,為市民設計排水系統等。而「系統思考」(system mapping)則還能運用在「解決社會議題」上,是在聚焦問題時一種精煉的心法。(大西洋SIMFO
  • 在台灣,SIMFO(系統影響力聯合家族辦公室)除了推動「系統思考」,也和 MIT(麻省理工學院)合作,推動與氣候變遷相關的工作坊,要與大眾找出台灣淨零路徑。(風傳媒


為什麼當前世代越發需要訓練「思維」?

其實當前的年輕世代,對永續議題有高度熱情,但往往不知該如何落實。SIMFO 認為,各公司的 ESG 專案、各基金會的教育場合、綠色投資的各項目,都是很好的切入點。(天下

  • 企業做社會創新專案時,除了需多做面對面研究、深入探討多方觀點外,也可和利益相關大眾,一起共創實驗案,以整合多方資源。(哈佛商業評論
  • 「系統思考」的特色,除了能把複雜問題圖像化,在當前,甚至已能用電腦模型來模擬結果,協助下決策。(System InnovationSymsilico

系統思考範例圖示。圖片來源:參賽成員杜威如提供,未經授權請勿翻印抄襲。系統思考範例圖示。圖片來源:參賽成員杜威儒提供,未經授權請勿翻印抄襲。


未來會如何?

在職場做討論、發想時,雖然一樣都會經過定義問題、思考解方等過程,但眼前的世代,不只要為公司構思,還要為整個世代設想

  • 當前人們在討論變革時,已經不僅是在討論「如何革新」,更重要的是探討「什麼樣的改變,才是當前最需要的」。(哈佛商業評論
  • 在過往,企業可能可以花錢請事務所做 CSR 報告即可,但如今要面對越來越複雜的問題(如淨零碳、溫室效應、國際供應鏈制裁..等),其實需要的是仔細架構,才能整合資源,真正留下影響力(legacy)。而當越多人、越多角色一起構思,便能想出更多元、更複雜的「解決系統」。(VOX

這次邀請到 SIMFO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薛喬仁,以及將代表台灣,赴英國做「系統思考」比賽的團隊成員——蕭仲恩、杜威儒,和我們分享他們是怎麼「磨練思維」。

深度專訪

question
相較傳統的一些商管思維心法,系統思考最大不同是什麼?
薛喬仁

薛喬仁

SIMFO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在解決複雜議題時,人們通常會去找一些輔助,但要知道,複雜議題可分兩種,一種是細節性的複雜,另一種是動態性的複雜。

舉例來說「如何組裝一台飛機」是細節性的複雜,航太公司在建一台飛機時,面對成千上萬的零件,工程順序該怎麼去打造。像這樣問題,市面上有很多問題解決的課程,例如樹狀圖、心智圖、MECE的訓練,這些就能幫助有邏輯的釐清問題。

但要談動態性的複雜時,所面對的問題,不一定有很多細節要素,但要素之間有「非線性」的因果關係。舉例來說,「機票該不該降價」,就是一個系統思考可以處理的議題,因為這個問題不僅關乎短期的業績,還涉及長期的公司品牌定位、內部福利、競爭對手的反應...等 。

當各個角色都對一個大議題,有不同的觀點,沒有人看得到全貌時,系統思維就是能串連整體因果關係、尋找問題根源等的工具。

系統思考在解決的,通常不是單一事件,可能是一個一直出現的趨勢,譬如解決一間企業中,離職率為什麼一直高升、跨部門協作為什麼總是延宕、要做數位轉型卻很難推行...等。上述這類問題...

question
有什麼運用系統思考後,實際解決問題案例嗎?
薛喬仁

薛喬仁

SIMFO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在蔡政府第一任執政時,我就曾幫林全前院長用 system thinking 設計過一個兩天的內閣共識會議。當時新政府剛要成立,要推動各種政策、解決不同議題,我的工作,就是要把各式各樣的政策,串聯成一個「系統圖」給大家。這目的當然不是要各部會首長來「畫圖」,而是在兩天的共識會議裡,清楚各種因果關聯性。譬如教育的政策,跟勞動、經濟、環保等,都有關係。

當知道彼此在各議題、政策上的關連性,就可以往同一個方向前進。若沒有這種全局觀念,可能像過往就容易出現,大家各自很本位的去思考利害關係、想要去搶資源、先卡預算等情況...

question
會因為 ESG 風潮,有更多企業來使用系統思考心法嗎?
薛喬仁

薛喬仁

SIMFO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的確,像現在我們就跟很多大型的基金會等合作,例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等,其中一個合作,就是希望把這個工具,推廣給更多企業去運用,包括用培訓的模式提供課程,或是顧問諮詢的方式

那 ESG 就是最適合用來討論的一個範疇,因為這絕對超乎過往,企業高層能自己下決策的經驗。舉例來說,可口可樂公司願意花大量的資源在水資源保育上跟環保團體合作,因為長遠來看,「沒有水就沒有可口可樂」這項生態議題的確跟他們公司切身相關。

我們在給企業作顧問的經驗裡,發現就算企業訂定出清晰的 ESG 策略,還是有一個很大的挑戰——跨部門之間不一定能接納、執行,員工可能會覺得這是負責 ESG 專案的同仁才要做的。那透過 system mapping 的過程,大家就不會覺得這是 top down(由上而下)決定的一個「附加任務」,而是真的找出彼此有共識的議題去執行。

question
這次要代表台灣,赴英國做系統思考比賽的團隊,傑出、獨特之處在哪?
薛喬仁

薛喬仁

SIMFO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先介紹一下,今年我們在台大辦的這場裡,勝出的這隊主題是跟教育有關的,主要是在講我們國、高中裡的輔導制度中,班級導師跟輔導老師、學生的關係,其實因為好意的「專業分工」,造成了系統問題,學生在有憂鬱、躁鬱的情況時,可能會因為這樣沒辦法被及早發現、治療。

這組同學在用 system thinking 做完分析後,我們建議同學去辦「工作坊」去做論述的驗證,而他們也真的辦了一場「迷你工作坊」邀請了輔導老師、班級導師等,最後不只得到更多利害關係人的不同觀點,也藉機促進了各方的對話。最終,他們將在 6/18 至英國牛津大學,參加全球總決賽。

這次我們在台大辦,那接下來我們也要擴大在台灣各處舉辦。我們不希望只是培育「有系統思維」的人才,而是應該協助他們從共知、共識、到能共心的去「行動」。我們接下來要跟不同的企業、基金會合作,譬如邀請企業出題,點出他們想關注的永續議題後,讓學生組團,去參加一些公司內部的 ESG 議題。這讓企業同時在解決 ESG 議題時,也在培育台灣青年,大家在運用系統思考討論時,也是在一起共創自己理想的未來社會,這樣的模式。

question
你們團隊是在什麼情境下,接觸到系統思考的?
蕭仲恩

蕭仲恩

Map the System 2022 台灣代表隊成員

其實我一開始是在做台灣輔導系統的探索,就會要了解輔導老師、學生、學校系統、甚至司法系統等之間的關係,而我自己是心理諮商系的,系上有一堂課就叫「系統合作」。上完這個課後我發現,我們要幫助學生,其實不只是自己諮商時的準備,還有很多重點是關於提供學生一個「環境」。

我發現輔導老師的角色,可能很常會變成關在輔導室裡,做自己的的工作。我後來去做了一個培訓,發現其實是可以把輔導的精神融入在教學、甚至學生的生活裡。

question
你們此次參賽題目為何?
杜威儒

杜威儒

Map the System 2022 台灣代表隊成員

我們針對台灣三級輔導系統裡面,輔導老師、班級導師、學生的這三方角色做研究。我們發現輔導老師負荷很大,而學生的情緒擾其實也很多;輔導老師常會覺得,班級導師輔導的知能不足,在第一時間無法協助同學,但班級導師又會覺得既然有專業分工,就趕快把有需要的學生丟給輔導老師。當輔導老師接越多班級導師轉給他的個案,就會花費越少心力在統籌校園輔導資源,如辦工作坊、與更多方利害關係人優化輔導體系等。本來的專業分工,為的就是要讓輔導資源更充沛的被運用,但體制規劃跟現實好像有距離。

蕭仲恩

蕭仲恩

Map the System 2022 台灣代表隊成員

我們用系統思考的方式,去探討到底問題出在哪,然後我們也辦了一場工作坊,邀請輔導老師、班級導師、科任老師、學生...等不同的角色一起參加。我們當時先讓大家分享過去在前線面對的狀況,這個階段除了驗證我們的論點,又發現了各角色的更多背後想法,系統圖於是越畫越龐大。我覺得過去比較多從輔導老師的觀點出發,但這之後就更能同理老師的情況,參加工作坊的很多角色,也都有這樣的感觸。

question
有運用這種思考方式,去解決課業上、工作上、生活上...的範例嗎?
杜威儒

杜威儒

Map the System 2022 台灣代表隊成員

對我在教育領域的人來說,其實看到有很多我們教育界,可以運用系統思考去研究的問題,像我最近在新竹的一個實驗教育機構觀摩,最近就自己就嘗試把系統思考的心法,運用在實際的教育場域。

我畫出一張系統思考的圖(註:見上方文章中,置入的圖片),呈現出不同角色,包括大人、低年齡或高年齡小孩、和混合年齡班級,彼此之間互動關係。我把這張圖給那個機構的創辦人看,他也說這樣整理很完整、有幫助。對我來說,我覺得有這種思考模式幫助最大的,是讓每個老師知道,現在在執行的任務,隸屬於哪個環節,彼此在怎麼分工、扣合整個大目標。

此次與談人

薛喬仁

薛喬仁

SIMFO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蕭仲恩

蕭仲恩

Map the System 2022 台灣代表隊成員

杜威儒

杜威儒

Map the System 2022 台灣代表隊成員

延伸閱讀

世代人如何透過「價值社群」帶動街區經濟?

疫情,重新定義虛實整合的現代化生活樣貌,喚起人們省思「這個世界怎麼樣可以變得更好」。世代文化群創辦人周奕成在大稻埕耕耘十年的「街區經濟」,將如何繼續透過價值社群,創新在地經濟?

2022-05-01 11:53:00

No-Code 時代下「程式麻瓜」也能參加 NASA 黑客松

2021 的夏天,世界首富貝佐斯、英國富豪布蘭森、電動車巨人馬斯克,這三人擁有的航太公司,都紛紛成功載人上太空,不難想像「未來的旅行」可能是休個長假,去逛逛月球、火星、或金星。但你有想過,在台灣,真的要上太空的話,除了要有錢,還有什麼要克服嗎?

2021-11-09 15:07:00

台灣團隊 Heptabase 如何獲得矽谷第一加速器的青睞?

曾兩度休學的台灣資優生詹雨安甫創立 SaaS 公司 Heptabase 半年,就以台灣本土創業團隊之姿,獲得美國矽谷頂尖創投公司 Y Combinator 的青睞,究竟這年輕世代組成的新創團隊掌握了哪些關鍵實力,進入創業者夢寐以求的矽谷創業者搖籃?

2022-03-28 10:11:00

時間標記

EPEPISODE #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