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花錢買一幅「看得到、摸不到」的畫嗎?

你願意花錢買一幅「看得到、摸不到」的畫嗎?

2021-07-13 02:51:00

今年 3 月 NFT 全球單月交易額突破 3 億美元,佳士得締造一幅 NFT 拍賣價 19 億的紀錄。到底 NFT 是鬱金香泡沫,還是區塊鏈市場裡,再一次顛覆遊戲規則的技術?

#NFT #區塊鏈 #佳士得 #藝術品 #版權 #生產履歷 #數位創作 #數位資產傳承 #當科技注入藝術

盧亞蘭

盧亞蘭 / 採訪編輯

採訪寫作

張育寧

張育寧 / 總編輯

審訂

圖片來源 - 《旭時報》繪。非經授權請勿轉載。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了什麼事?

2021 年,肯定是數位藝術拍賣市場被列入歷史的一年。

  • 美國數位藝術家 Beeple 今年 3 月以超過台幣 19 億元(6,900萬美元)的天價,在佳士得拍賣場上賣出他的數位畫作——〈每天:最初的 5000 天〉,這幅作品是由 Beeple 每天一張作品、累積近 14 年的 5000 張畫拼貼而成,主題是在講大眾對技術的迷戀與恐懼、對財富的渴望與憤慨、以及美國的政治動盪。
  • 這是目前在世藝術家中,賣價第 3 高的作品,也是交易價格最高的 NFT 畫作。事實上,在去年 10 月前,Beeple 的畫作很少賣超過台幣 3 千塊;〈每天:最初的 5000 天〉在佳士得的拍賣起標價,就是台幣 3000 元(100美元)。
  • 讓 Beeple 一夕成名的買家 Vignesh Sundaresan ,是一位居住在新加坡的印度裔工程師,他是專攻區塊鏈創新的天使投資人。儘管任何人都可以在網路上看到這副 Beeple 的拼貼作品,但最終買家依舊以 42,329.453 乙太幣做為支付貨幣,獲得一串無法被竄改的程式碼——這幅虛擬作品的擁有權


過去一年,NFT 交易跟著疫情一起蓬勃。促成這筆史上最高 NFT 交易的佳士得認為,疫情下,「數位稀有性」的全新概念獲得市場認可

  • 早自 2018 年開始,佳士得就涉足 NFT 拍賣,但到今年,NFT 數位藝術交易才突然熱絡;佳士得執行總監 Sonal Singh 說:「即使是在這種最不尋常的時刻,收藏家們依舊很活躍的在市場上尋找珍品。」 (Economic Times
  • 隨著老牌拍賣場如佳士得,紛紛接受買家以加密貨幣來付款後,加密藝術(CryptoArt)的時代才算正式來臨。或許是因為,有了透過加密貨幣致富的數位富豪們,才有辦法撐起 NFT 的交易狂潮。 (佳士得
  • 根據矽谷著名創投 Andreessen Horowitz 的調查,全球 NFT 市場的年銷售額,從數年前的幾千萬美元,一路等比級數增長,今年(2021)3 月來到高峰——僅一個月就超過 3 億美元金額的交易額。(經濟學人


把作品「放上NFT」是什麼概念?

要了解 NFT (非同質化代幣)交易,就要先了解區塊鏈技術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特性。就像「網際網路」的世界裡出現「電商」的應用一樣;在「區塊鏈」的世界,也出現了「NFT 賣場」的應用模式 。

  • 以一張新台幣小朋友來說,你擁有、跟我擁有的,都是一樣的,都是價值 NT$1000,因為沒有人會在跟店員拿找錢時,去看鈔票編號,只要金額對就好。但在區塊鏈貨幣的世界,不管比特幣、乙太幣或是狗狗幣,每一塊錢都是「獨一無二」的——除了記載「誰擁有」這一塊比特幣,還會記載是「誰賣出」的、「什麼時候」賣的,所有資料都經過加密、分散備份在世界各地的電腦中。
  • 在刷卡時,批准交易的單位是一家銀行,但在 NFT 的世界就不一樣了——不會有一個總經理、或一間公司,可以自己決定是否要讓交易「通過」,所有買賣資料都分散儲存在世界各地的電腦上,同步運行,交易資訊難以竄改。這種不需要銀行在中間擔任「監管角色」的,就是去中心化。
  • 那如果交易的不只是金錢,而是包羅萬象的商品呢?這就是 NFT 為數位藝術品市場帶來的顛覆性創新了——從此以後,看得到、摸不到的數位藝術作品,因為都「不可篡改」,也都像實體畫一樣「稀有」、一樣「獨一無二」,能進行拍賣標價了。


買到 NFT 後,大眾還是可以在網路上看到藝術品;那買家拿到的到底是什麼?

  • 假設你買到一幅 Beeple 在 Instagram 上的畫作,得到的,會是 Beeple 透過拍賣平台發出的「一紙證書」,上面除了貼文的詳細描述,還有一個可以連到該貼文的網址,但就算 Instagram 倒了、網址失效了,都不干這紙「證書」的事。而且,你可能還會希望 Instagram 越快倒越好,如此這張證書便會更稀有、更有歷史刻痕、更有價值。(The Atlantic
  • 有注意到嗎?當你買下具「稀有性」的 NFT 藝術品,不等於你得到「擁有權」,你不僅摸不到這幅數位畫作、拿不到原檔、還不能「壟斷」它——作品依舊可以在網路上流傳、甚至許多是能被截圖複製、張貼到各處的。 
  • 這其實跟你「擁有一張實體的棒球卡」是一樣的道理!你雖然擁有「這張圖卡」,但你並沒有它的版權,不能自己拿去大量影印販售。但當然,像 NFT 資產一樣,你可以再把圖卡賣掉、或是跟人交換,透過交易等模式,讓資產增值。(VOX) 


NFT 熱潮帶來的改變

當矽谷最權威的創投 Andreessen Horowitz 也在討論 NFT,可以知道 NFT 肯定有機會是未來 10 年的話題新星。人們對 NFT 的描述角度出發各自不同,綜合而言,在 NFT 的數位熱潮下,價值的意義改變了,人們不再收藏「有價值的作品」,而是收藏「自己想賦予價值」的作品

  • 台哥大總經理林之晨曾向媒體形容:「以幣圈的角度,我們看到一個虛擬宇宙正在形成。NFT 可以讓一幅畫用區塊鏈的技術來登記,有點像是藝術品的生產履歷。 」
  • 美國媒體人 Johnny Harris 這樣解釋 NFT ——「NFT 炫風揭露了當今人們對待『珍貴事物』的方式,已經悄悄改變了。雖然一樣是用錢去衡量、去交易,但已經不需要等一項作品被世俗估價、貼上價碼後才出手,而是早在認為一項作品珍貴、有意義、該被世人看到時,就先給出一個心中認為它該有的價碼。」
  • 哈佛的電腦工程教授 Jonathan Zittrain 也說:「我們珍惜的東西,已經超越它對我們的『有形的價值』了。我們現在買一個東西,不再是因為它與生俱來的價值,而是我們『期望』別人後來會珍惜它,而這種現象也是一個提醒——提醒我們不是所有生活中事物的價格與價值,都是由上而下被市場定價的。」


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

NFT 讓藝術的價值不再由「實體的物理存在」來定義,即使是用「虛擬世界的畫筆」作畫、抑或是「曾經存在」的藝術精神,也一樣能被標示價值(value)、和價格(price)。我們對版權的概念進入一段「科幻時期」,有些費解、有些離奇

  • 實體畫作也有放上 NFT 的例子。最轟動的例子之一,便是英國著名社會運動藝術家 Banksy ,為了激勵藝術家們到新平台發揮,將一幅名為《白痴》的版畫,在今年 3 月初於一場行為藝術中燒毀,同時以 NFT 的形式拍賣,最終以 38 萬美元的價格賣出;有趣的是,原本實體版的《白痴》售價還不到 10 萬美元。他的團隊表示:「若實體畫還存在,更大的價值多半會存在實體畫上,但燒毀實體畫後,『NFT』便是唯一可以珍藏它的方式了。」
  • 既然這個交易模式能帶給藝術家收益,創作者們應該都趨之若鶩囉?但其實在 NFT 聲名大噪後,有部分藝術家是「趕緊把自己作品平台關閉」的(The Atlantic),因為能創造「稀有性」的平台,不代表就能「杜絕假貨」。華爾街日報更表示,有專家們擔心 NFT 上販售的藝術品,部分沒有經過「原創者的同意」,也就是因為網路無法查證身份,可能會出現「有心人士偷畫來賣」。
  • 不管 NFT 如何翻轉我們對於版權的概念,2021 區塊鏈技術在藝術界掀起的熱潮,將持續影響拍賣市場,也影響全球藝術家的商業模式。隨著版權和數位資產交易量愈多,遇到的法律糾紛可能也會愈多。我們將如何應對?


以下,《旭時報》深度採訪,除了有藝術家 Casimir 分享在 NFT 上的拍賣歷程,也訪問到紐約佳士得談 NFT 市場趨勢,以及區塊鏈法律專家——明日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王俐瑩,深度剖析 NFT 的法律創新觀點。

什麼是 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

NFT 全名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顧名思義,與 Fungible Token(同質化代幣)是相對的概念。同質化代幣就像是貨幣,是連續性、可分割的,付出去可以找回零錢。而非同值化代幣則是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比如藝術做品、遊戲虛擬寶物、房產證明、紅酒履歷證明、或是珠寶鑑定證明......等。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

深度專訪

question
2021 NFT 藝術拍賣場上有什麼趨勢?佳士得觀察到哪些收藏家趨勢?
紐約佳士得

紐約佳士得

Christie's

今年 3 月 11 日,我們拍 Beeple 的畫作-〈每天:最初的 5000 天〉,一幅數位拼貼畫,同時也是佳士得第一場 NFT 的拍賣,最終落槌在超過 6,934 萬美金,就是賣給一位亞洲收藏家。同一天,也有我們紐約佳士得進行的〈CryptoPunks〉的拍賣,是由九個龐克人物組成的,價格飆升到 1,700 萬美元。從收藏家的分佈來看,有些值得注意的發現...

question
NFT 風潮是否已經從歐美傳到亞洲?佳士得怎麼看亞洲市場潛力?
紐約佳士得

紐約佳士得

Christie's

能在新的領域挖掘藝術家,認識到他們怎們運用新科技發揮創意、為大家打開新世界,這是很鼓舞人心的。在亞洲,我們也有專責的 NFT 藝術行銷團隊,正在討論未來銷售的可能性,但目前還沒有進一步的訊息可以透露。這個新興市場影響到的,將不只是藝術世界,還包括音樂、零售、社群媒體、運動...等,一切都剛開始而已,但我們對這個領域很有信心。

question
NFT 潮流將怎麼改變藝術社群?佳士得數位轉型後的「未來拍賣場」會長什麼樣子?
紐約佳士得

紐約佳士得

Christie's

NFT 擁有很大的潛力改變我們對「所有權」(ownership)的概念。NFT 讓我們能追蹤(數位作品的)出處、展出歷史、和作品所有權的真實性,而且,以一種安全並永久的方式維護資產價值。

佳士得作為全球藝術市場最具影響力和公信力的品牌,數位資產的品質、和真實性驗證是我們一直重視的,這也是我們踏入 NFT 數位世界的原因。雖然我們不會說自己是數位收藏領域的先驅,但身為藝術社群的掌門人,在這個趨勢對我們的受眾越來越重要之下,我們將持續參與、且跟上這個快速成長領域的發展。
至於「未來拍賣場」...

question
相較於傳統的畫作,數位 NFT 收藏模式是否更容易出現版權糾紛?為什麼?
王琍瑩

王琍瑩

明日科技
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理論上,網際網路解放數位內容,不像實體創作受到時間與空間限制,作品能夠更直接接觸到閱聽大眾;但現實是,創作者,不管是藝術創作或是文字創作等,在網路茫茫大海中遭遇更多競爭,而且因為作品容易被複製流傳,所以很難獲得合理報酬。後來雖然衍生出付費訂閱、廣告分潤、或是商品代銷等流量變現的模式,卻也各自面臨用戶受限、個資疑慮、和內容農場等更多難解的問題。

著作權保護和合理報酬,一直是數位內容產業的困境,無論文字、繪畫、或影音創作都一樣。NFT 透過區塊鏈技術實現「價值傳遞」,我們是否可以運用 NFT 來導正數位內容因為「資訊傳遞」太過容易,反而喪失「價值」的現況呢?

question
有網路評論認為,NFT 藝術品很難辨別賣家是否是作家本人。您覺得這是不是在說 NFT 市場很容易侵權?
王琍瑩

王琍瑩

明日科技
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任何交易市場都有好咖、壞咖,NFT是一個正在萌芽崛起的市場,確實有許多參差不齊的專案,但我們愈早認識它,就愈能掌握狀況。侵權、贗品都不是 NFT 市場獨有的問題,實體世界的經驗可以作為判斷依據,例如...

question
在法律制度上,您認為需要哪些新的法制規範來降低 NFT 交易的可能問題?
王琍瑩

王琍瑩

明日科技
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NFT 不是洪水猛獸,實體世界會發生的侵權問題,也可能在 NFT 交易市場出現,但是不需要特別焦慮。倒是因為技術與時俱進,我們對於法律的理解和運作,確實有必要加緊學習跟進。比方說...

question
NFT 的「數位資產傳承」如何進行?假設有個台灣人買下 Beeple 畫作,想傳承給後代,台灣法律怎麼認定?
王琍瑩

王琍瑩

明日科技
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數位資產的繼承,一直是網路世界熱議題目。像 Facebook 帳號在用戶過世之後的處理,便有完善的「使用者條款」來規範。這個問題在區塊鏈的世界更為重要,因為加密貨幣和 NFT 資產可能牽涉很龐大的金錢價值。事實上,除了繼承的問題,日常被駭、被盜的風險更為迫切...

question
「數位藝術拍賣場」會是未來趨勢嗎?因為人們漸漸有保存「數位作品」的意識嗎?
王琍瑩

王琍瑩

明日科技
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數位藝術拍賣平台會是未來的趨勢「之一」。但我想要強調,數位藝術、數位收藏品只是 NFT 成千上萬種應用當中的一種。特別是因為數位藝術和收藏品強調「獨一無二」的特性,大家很容易以為 NFT 就是稀有、就是昂貴。其實我們仔細想想,「獨一無二」本來就是萬事萬物最自然的型態。
如果從智能合約的本質來觀察 NFT,有兩個重點值得思考。

question
創作者如何看待數位藝術及 NFT?「加密藝術」這個概念對藝術家來說容易接觸嗎?
Casimir

Casimir

藝術家

我大學讀的是造型藝術系,但當時電腦繪圖剛出現,人們甚至還在討論電腦繪圖算不算藝術;真正接觸是我入社會後,工作上使用電腦繪畫,下班後也開始自己大量創作,到後期就全職投入數位藝術創作。我覺得 NFT 相當有興趣,這是科技與藝術碰撞下的領域,而且真的變化很快,所以我覺得有其必要投入創作。

我一開始也不太理解這個概念,畢竟 NFT 是看不到實品的。國外在這塊意識比較進步,就算摸不到實體畫作,也會花錢支持喜歡的藝術家。
以簡單的方式來說,傳統藝術市場要的就是「稀缺性」,如果大量印製就變商品,就不再是藝術品。過往數位藝術創作的「優點」,例如:方便、敏捷、可複製,在藝術市場裡就都變成「缺點」;使用電腦繪畫創作出來的藝術品因為無法建立「稀缺性」,所以藝術價值常常被低估。
我自己的做法,是輸出作品到不同的媒材上,再搭配一些手繪,為的就是創造作品的稀缺性。

因為 NFT 能將數位藝術品記名,與可以大量複製的檔案有所區別,所以也創造出數位藝術作品獨一無二的「稀缺性」,進而提高藝術品的價值。今年 12月 我在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就會舉辦一個叫「CASIMIR ART 數位版畫」的個展,大家也可以來參觀,感受一下 NFT 作品和實體作品的差異。

question
在創作之前,您會在腦中先分類要畫給傳統市場或 NFT 市場才開始動筆嗎?
Casimir

Casimir

藝術家

我本身在畫圖的時候比較憑感覺,不會說什麼作品一定要存在於哪個市場,且覺得兩個市場是不牴觸的。我在 Lootex 拍賣場上被收藏的 NFT,並不確定是否是我的粉絲,畢竟每個收藏家都有自己的喜好,但我還是會繼續做下去,我覺得 NFT 可以替我的作品帶來更多可能性。

question
會因為這個領域爆紅,而有很多藝術家朋友詢問您經驗嗎?您推薦嗎?
Casimir

Casimir

藝術家

反而是手上有錢,想做投資的朋友來問的比較多,真正想加入創作的藝術家朋友比較少,大部份人還在觀望中,畢竟 NFT 還是有進入的門檻,比如把作品製作成 NFT 藝術品,就需要先投入以太幣,傳統藝術家會怕這種,他們沒有接觸過的創作與販賣方式,算是世代差異,所以不一定會看到所有數位藝術家都踴躍加入。
而我則是鼓勵藝術家朋友多嘗試新的藝術可能性,儘管我知道有些人會抗議說這種技術耗費太多能源,但我個人覺得現在是從零到一,剛誕生的階段,有缺點的話,就會有可以進步的空間,但不能直接否決掉時代的演進。

此次受訪專家

紐約佳士得

紐約佳士得

Christie's

王琍瑩

王琍瑩

明日科技
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Casimir

Casimir

藝術家

延伸閱讀

故事起源於一個傳統的機構,它擁抱了這個具爭議的新流派

NFT技術創新在哪?有用在哪?又「泡沫」在哪?

經濟學人

NFT的擁護者,是如何面對抨擊者們的回應?

當人們收藏物品不是因為它本身的價值,而是期望「它能有價值」

The Atlantic

NFT帶給數位藝術品前景的優劣分析

揭開這個讓數位資產變得「稀缺、有價值」工具的面紗

華爾街日報

為什麼人們要在區塊鏈上買一些卡通貓咪圖?

網頁上看到的圖片,也能搞出「稀有性」嗎?

VOX

從零到一解釋:到底什麼是NFT?

不只是炒作...是個改變當前世界運作的科技誕生

Johnny Harris

Lootex 獨家解密

NFT 風潮顛覆了哪些「數位市場規則」?

旭沙龍 Pod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