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8

podcastIcon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耐能智慧創辦人劉峻誠:誰說台灣人沒有能力做國際化軟體平台?

podcast33:01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耐能智慧創辦人劉峻誠:誰說台灣人沒有能力做國際化軟體平台?

2021-09-10 17:01:00

走向人類還沒到達的 AI 應用未墾荒地,成為制定遊戲規則的人。耐能智慧 Kneo 平台,如何短短一年內累積 2 萬 5 千個開發者?如何有機會成為第一個台灣打造的國際型應用平台?

#台灣也可以做平台 #台灣 IC 設計獨角獸 #邊緣 AI 晶片新王者 #Kneo 唸起來就是《駭客任務》主角 Neo

stopwatch時間標記

00:00 Intro

01:28 像「駭客任務」一樣正義!Kneo名字的秘密?

04:30 抓住先行者優勢, Kneo 誕生的原因?

09:50 耐能如何讓 Kneo平台被看見?

14:22 走進校園,讓數位原住民從小熟悉 AI

20:48 耐能的下一個階段:盼AI更普及

圖片來源 - Kneron 提供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什麼事?

台灣 IC 設計硬體新創耐能智慧的「可重組式晶片」技術論文,在今年(2021)獲得電機電子工程學會達靈頓獎(IEEE Darlington Award ),而耐能智慧的估值也超過 100 億元台幣;在 AI 晶片成熟之後,耐能智慧今年推出 Kneo 的「私有網格網絡」概念。

  • 獲得達靈頓獎,證明耐能智慧在物聯網神經網絡模型的 AI 晶片設計領域中,已經是全球領先者;也是 2018 年美國 DARPA 電子復興計劃中,對於軟體定義硬體概念(Software-defined-hardware)的具體實現,呈現 AI 科技的未來戰略技術形式之一。
  • 在競爭激烈的 AI 晶片新創市場中,耐能智慧的技術和商業營運都走在市場前端,然而,若不能讓耐能的經驗在應用市場更快普及,就難以跨過市場規模領先者的門檻。
  • 耐能智慧創辦人劉峻誠維繫市場先行優勢的方法很特殊,他從教育市場切入,在「可重組式架構」技術初問世沒多久,就透過授課與撰寫教科書的方式,直接打入美國與台灣頂尖大學電子電機科系,藉此提早培育以耐能技術模式研發應用的開發者
  • 同時,劉峻誠提出 Kneo 生態系概念,要讓台灣從擅長的硬體架構中出發打造國際性的人工智慧網絡「平台」。


為什麼重要?

耐能在今年推出的 Kneo 影片中,問了一個問題:當我們以更先進的軟硬體技術在終端達成複雜的 AI 運算,那 AI 人工智慧技術的應用下一步是什麼?劉峻誠的答案是:「我們可以打造一個 AI App Store(應用商店)和數位資產市場。」

  • 開發者透過耐能高度簡化的外掛 AI Dongle,進行多元應用開發,再將開發出來的 AI 應用放到 Kneo 的 AI App Store 中,用戶透過手機,或以外掛的 AI Dongle 智能化各種終端裝置後,一樣透過 Kneo 把這些私有的邊緣智慧裝置連結成一個私有網路,一個沒有連上雲端資料中心私網路,達到真正的私人保密性
  • 同時,這些邊緣智慧裝置上紀錄的用戶數據,也可以透過區塊鏈框定具有安全性的個人數位資產,未來可能成為個人與保險公司談判客製化保單的資訊。
  • 「大家會認為台灣在做平台上是一個弱項,事實上,台灣歷史上確實沒有太多公司能做到把平台國際化。」那為什麼耐能敢於開發平台?在接受《旭沙龍》專訪時說,綁定教育、簡化的AI Dongle是他有信心的原因;Kneo 的平台推出一年,透過教育網絡,目前全球累積 2 萬 5 千個已註冊使用中的開發者。


以更靈活和彈性的方式,自己重新定義 AI 應用市場,劉峻誠說他創業的第一天所想像的 AI 世界就是 Kneo;在開發者應用平台和個人數位資產的定位下,耐能智慧的雄心,顯然不只是賣硬體,而是打造一個國際化平台。為什麼劉峻誠有信心能做到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請看《旭沙龍》的精彩專訪。

深度對談

question
借鑑前輩的成功之道 「Kneo」誕生的緣起是?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上集談到《耐能智慧》推出的共享平台 Kneo,相信對於喜歡科幻電影的朋友們來說一定不陌生,之所以取名「Kneo」是為什麼?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Kneo」其實是致敬《駭客任務》的主角,除了站在「正義的一方」外,其實隱藏的含義是,好比說現在很多國際巨頭,像 Google、Amazon 或 Facebook,他們掌握你生活周遭發生的大小事,就好像「Google is watching you」或「 Facebook is watching you」。我們想要做的是把這些個人隱私和你個人行為還給你自己。

比方說,前陣子在 Facebook 上面,我只是點了我朋友分享房子的照片,沒想到接下來的一週,我只要打開 Facebook,他就會推美國的房仲廣告 LiRo.com 給我。當你在使用 Google 或 Facebook 的搜索,他們提供服務之際,其實也正在推播廣告給你。於是我就想,如果出現像 Kneo 這樣不用聯網的 AI,你可以定義自己的網路,甚至搭上區塊鏈後,你可以擁有自己的數位資產,自由去定義不同程度的公鏈和私鏈,那麼在使用 AI 的便利性時,也能把你的隱私掌握在自己手中。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先前在節目中我們也有和馮昌國律師談過反壟斷的議題,我想和 Albert 剛剛提到的概念是十分相關的,很好奇您當時怎麼會想到要發展這樣一個平台?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我覺得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你要規劃一個產品或規劃一個公司計畫的時候,其實都可以去觀察以前那些成功的公司或巨頭。以我的觀察來說,我認為現在 AI 的走勢很類似於以前電腦的走向。

小的時候,電腦也曾經是超級電腦或伺服器,就是那種比房間還要大的電腦,後來才逐漸出現 APPLE、IBM 等公司把電腦做小,變成個人電腦規格,再帶到每個人生活周遭。後來,NOKIA、APPLE 和 Samsung 又把個人電腦做得更小,變成現在我們熟悉的手機。當東西變得很小,並且跟隨在你身邊的時候,才會真的有使用感和普遍性,達成讓你的生活變得便利的效果。

question
將手中資源發揮到極致 耐能如何抓住先行者優勢?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創業者們會深有同感的是,從台灣出發去做一個全球性的平台,困難度是非常高的,您覺得耐能在發展 Kneo 上遇到的挑戰是什麼?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一般來說,大家會認為台灣在做平台上是一個弱項,事實上,台灣歷史上確實沒有太多公司能做到把平台國際化。那為什麼耐能敢於開發平台?第一,介面簡單,我們把平台做成像一個小小的 dongle,讓小孩子可以拿這個 dongle 去做一些小玩具,讓國小生也可以輕鬆地使用。

第二,我們是世界上第一個做這樣嘗試的公司,我認為是有著先發者優勢的,當然我們不會傻到認為因為我們是第一個,並且做得很簡單,Kneo 就有辦法普及。我們做的一件事情是,讓他和教育綁在一起,像是我們一直有跟台積電的慈善基金會合作,在台灣做偏鄉教育。為什麼是教育呢?主因是我們的資源不多,和國際巨頭比起來,我們就是小蝦米。小蝦米要勝出就是得用奇兵和發揮自己優勢。在 2015 年還沒有人在做時,耐能當時決定投入這個領域,也算是優勢之一。

上一集有提到,我們的「可重組式AI晶片架構」在學界非常有名,甚至獲得 CAS Society 的最高榮耀《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達靈頓獎》,也因為這個獎,我們寫的書因此在教育界蠻受普及的。比方說,台灣目前是有二十幾所大學在課程中使用這本書,在美國更是進入了普林斯頓、聖母大學、UCLA、Virginia 等名校。這本書也被國際最大的書商 IEEE-Wiley 簽下販售,他的銷售也非常好。此外,像是新加坡、日本和法國的一些學生,突然在最近都讀了我們的書,甚至寫信來問問題。

當我們在學界有了地位以後,學生在讀這本書時,他們從裡面讀到了我們在 Kneo 的應用,大家就會開始去使用我們的平台。從去年至今,Kneo 的平台是有兩萬五千個已註冊的開發者正在使用。當我們鞏固一線的優秀開發者以後,便決定一路往下寫,像現在大一大二、國高中,甚至是國小,我們都有涉略。以台灣的大學舉例,像台科大也有和我們合作證照課程,台科大的學生使用我們的教科書和平台,開發了一些東西以後,我們和台科大就會提供學生聯合的證書。

我的想法是,當學生從小就在平台上玩或是使用它,覺得這個平台不陌生,甚至習慣使用它,自然而然的,這個平台就有機會被看見,那我的教材在學界的地位,因為普林斯頓這些名校也在使用,自然就會出現光環效應,讓台灣的家長容易去接受這套教材。我覺得這是我們能想到的,用最少的資源去展現我們的優勢,一下子能被國際看見的方式。

question
因緣際會走入教育領域 竟意外和 Kneo 相輔相成?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之前曾聽您提過,會在大學開課其實是有一點點機緣成分在的,但現在,這個機緣卻讓您做了一套教材,甚至是成為 Kneo 發展基礎。您其實是瞄準了未來的市場,當這些 AI 原生世代的孩子,走在成為開發者的路上時,耐能就已經和他們站在一起了。最早在做這個教材的時候,您有想到這麼遠嗎?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最早做這個教材時,我覺得比較多是情懷。其實我們最早期是跟一般的 IC公司、科技公司一樣,是用 To B 的方式,我們當時真的就是一個客戶、一個客戶努力,當然幸運的是我們有先行者優勢,在車子、IOT 智慧家居、公共安防和 Edge server 等領域,已經有拿到一些國際級巨頭的出貨量。不過在教育這個領域,一開始真的算是誤打誤撞。在 2016、2017 時,台灣其實在科技部部長陳良基的推動下發展 AI,不過那個時候 AI 太冷門,沒什麼專家,那直到後來因為論文緣故,耐能當時在業界和學界已累積一點名氣,所以是被找回來的。

我的第一個學校是在清華當客座教授,當時其實也沒有想要寫書,只有寫些 PPT,不過因為沒有人做過這個領域的教材,因此每次上完課,除了學生來要,也會有一些實驗室的老師來要。這在之後,我去了交大和成大當客座教授,我本身是成大畢業的,希望可以造福學弟妹,於是運用在飛機上來來回回的時間,把他寫成一本書。老實說,畢竟是利用零碎時間完成,第一本真的寫得很爛,加上主要用意是讓學生上課時有講義可閱讀。總之,後來因為學弟妹要購買,我們公司沒有印刷機,才決定和書商合作,再放到實體通路販賣。大概在四月的時候開始販售,萬萬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個月成了銷售冠軍!

因為上課的緣份,才開始把這個 Keon 的這個平台建得比較完整,因為學生的想法是比較天馬行空的,你會發現原來學生有想要去做這些你想都沒想過的應用,那就會讓我想說,也許可以像當年的 APPLE  一樣,把資源開放,也把它做得很簡單。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接下來 Kneo 在發展上面,還有什麼樣的挑戰和門檻?

question
不畏挑戰不怕失敗 耐能盼當台灣領頭羊?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過去這一、兩年我們看到耐能在增資方面有非常好的成績。如果從募資的結構觀察,我們可以怎麼去想像耐能在接下來兩到三年左右的發展?下一個階段的耐能又會是如何?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我覺得我還是想順著自己的內心,其實我想做的事情就是普及 AI,甚至不只是普及。當時會想寫書是抱有情懷在的,我畢竟是在台灣長大,唸完大學才到美國去讀書。你在海外的時候,有一種不管怎麼努力都還是外人的感覺,就好比陳之藩《失根的蘭花》的感觸。

台灣當時欣欣向榮,可是後來在我唸書的期間,台灣錯過了互聯網時代、手機時代。接著 AI 時代到來,我們畢竟是從台灣出去,也在海外學到一些新的技術。就會開始思考怎麼讓自己家鄉不會再失去這個世代的優勢,所以我開始寫書,書是一個具有影響力的媒介,大家讀了書,看了你寫的文字與技術,他就可以學會這個東西。

耐能在台灣一樣順著這個想法。台灣有好多年沒有一個能走到國際前沿定位的公司,你看到台積電是世界第一的晶圓代工公司,但其他的公司都是有點像是 me too,國外有 pc 我就跟著 pc,用 Cost down(去競爭)的方式。

其實我當年在美國唸書和工作時,不管是貝爾實驗室或者是 JPL(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噴氣推進實驗室),你會發現其實很多海外台灣人是很優秀的,他們在這些國際最頂尖的實驗室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們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多遠,但想要讓大家知道,我們也能做到全球最前沿,就像耐能。其實我很自豪 2017 年的時候,全球就只有我們這一家公司和對岸的那一家公司,兩家公司真的把 AI 做出來,我們發明的這個架構,更是在國際最重要的 IEEE 的協會裡面得到了《達靈頓獎》。我想說的是,其實我們能做,只是沒有人敢去嘗試而已。我們努力變成一個在國際上的領頭羊,甚至證明我們其實也能走向國際,就像我們的 AI 晶片當時也沒有人定義過,Kneo 平台也沒有被定義過,由耐能去定義一個沒有人定義過的東西。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過去這兩年,耐能成長非常快速。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作為一個創業者與經營者,當您思考全球市場時,該怎麼讓整個創業的動能,變成一個可以執行的計畫?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科技公司的 CEO 要很清楚的是,其實你只是一個不斷學習和成長的公司,我以前真的就是在大公司工程師,我不會看財報,也不會跑客戶,但是我覺得我能做的,就是一直學習和成長,不要設限,也不要告訴自己做不到。幾年下來,每年回頭檢視,都會發現當時覺得很難的事情,其實逼著自己走一走,最後還是會走到。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您去年覺得最難的挑戰是什麼?

question
人才遍佈各地 如何打造完美的團隊分工?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最後,我想要請您跟我們分享耐能是如何規劃全球的分工佈局?台灣、美國和中國大陸的團隊在整個企業的角色上,分別是什麼定位?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第三個關鍵點是所謂的演算法。全世界最能夠做到「零到一」的創新人才,其實在美國最多,所以在當地也有不小的團隊,他的核心架構便是在做最前沿的架構開發和演算開發。

此次對談專家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劉峻誠

劉峻誠

耐能科技
創辦人暨執行長

延伸閱讀

KNEO 平台如何運作?

耐能智慧的 KNEO 平台怎麼運作?為什麼可以解放 AI?

Kneron官網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耐能科技執行長劉峻誠: AI 將無所不在,我想打造的是一個新產業

在台積電穩站 CPU 王者地位的同時,新興邊緣 AI 晶片市場的創新之火也以燎原之勢蔓延;其中,來自台灣的新創耐能智慧透過驚艷業界的「可重組晶片架構」,短短六年間獲得市場矚目,這個終端邊緣 AI 新領域的新王者,要如何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迎戰國際大廠?

2021-09-03 03:30:00

AI 晶片為何如此重要?

美中科技戰的核心背景是人工智慧技術的國際競爭,台灣在晶片製造能力上舉足輕重,也註定在這場 AI 國際競爭中扮演關鍵角色

CSET

應用無所不在,AI 晶片戰況升溫

邊緣 AI 晶片的成長速度將遠高於整體晶片市場,預估到 2024 邊緣AI 晶片出貨量可能超過 15 億顆,意味其年複合成長率達 20 %

EETTAIWAN

耐能如何走出不信任危機,拿下 Intel 吃不到的市場?

耐能有機會成為台灣睽違已久的 IC 設計獨角獸嗎?

天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