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2

podcastIcon 【CHANGE NOW-葉怡君時間】從傳統到智慧化,台灣家族企業的二代接班挑戰

podcast43:38

【CHANGE NOW-葉怡君時間】從傳統到智慧化,台灣家族企業的二代接班挑戰

2021-09-24 14:21:00

智慧賦能作為一種時代信仰,從永進機械的接班與數位領導轉型,看家族企業如何打造永續力。

#製造業數位賦能 #智造平台消弭數位落差 #二代接班創新思維 #企業永續力

stopwatch時間標記

00:00 Intro

01:48 和研華科技共創「達易智造」的原因?

08:06 運用新管理思維,一步一步推動數位轉型

19:06 如何消弭和長輩之間的「數位落差」?

25:51 「二代連結」才有機會共創更大市場

39:35 陳伯佳分享管理心法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了什麼事?

疫情對一般上市公司影響較大,還是對家族型企業更具衝擊?答案很反直覺,哈佛商業評論研究發現,家族企業存續力比一般企業要強;然而,二代的工作不是保本,而是維持企業迎向挑戰的能力

  • 因為,家族企業以幾代人來思考,而不是以季度的財務表現來思考;這種將長期生存置於短期利潤之上的經商方式,使得家族企業更能在短期衝擊中活下來。 (HBR)
  • 台灣的家族企業多集中在傳統製造代工業,80%的家族企業在5年內會由第二代成員接班,二代接班人普遍認為內部存在抗拒數位轉型變革的阻力。(PWC
  • 怎麼在接班過程中,讓家族企業數位賦能?企業領導人的數位思維和素養攸關企業迎向大破壞時代的創新能力,也是家族型企業未來存續的關鍵。


機械業的接班挑戰

智慧化趨勢對製造生產帶來革命性影響,機械是製造業之母,供應鏈最上游,台灣的精密機械業在全球具有重要影響力,機械業者的智慧製造能力愈強,愈能有效協助製造業智慧化。

  • 台灣中部的精密機械聚落,多是具悠久歷史的家族企業,面對這波智慧製造轉型的趨勢,台灣機械業接班人都面臨數位轉型的艱鉅挑戰。
  • 導入智能製造可分成三階段,包含「聯網」、「預知」、「認知」;台灣製造業多從機台「聯網」出發,具備基礎監控能力,但是「預測」和「認知」卻總是事倍功半。
  • 「先求有,再求好」的觀念是製造業智慧化卡關的主因,看得見的資料都收集了、儀表板也蓋好了,但是具體要「改善什麼」的問題卻做得不夠。
  • 當製造業主無法透過機台資料協助他們做「更好賺錢」的決策,自然不會覺得「智慧機械」可以帶來附加價值;機械業者要迎向工業 4.0 的全球競爭就更難了。


機械業如何打造智造平台?

站在設備供應的機械業者觀點,如何一步到位,讓智慧機械可以數位賦能製造,不但要「看的到」,也要能支援製造業者「然後呢?」 的需求。

  • 「智」造生產必須以資訊系統,串接人、機、料、法、環多元而異質的資訊源(data source),微軟把這個中樞擴展成「Open Manufacturing Platform (開放智造平台)」, 運用混合雲技術,打造一個兼容而具彈性的 OT+IT 整合平台。
  • 因此,機械業者要支援這樣的設備基礎,本身的數位化也必須到位;支援業界資料交換標準化、支援混合雲基礎是基礎打底工作。
  • 機械設備以模組化和服務化的方式提供,支援製造業的客製化需求,選擇適合的模組, 才有可能促進 IoT 解決方案的商務回收效益,讓製造業者相信「智慧價值」。


永進機械的智造接班旅程

在接班和數位轉型的雙重挑戰下,精密機械業怎麼從傳統中,走向智造接班,同時延續產業聚落的規模夥伴關係?

  • 有70年歷史的永進機械,在新一代接班過程中,同時推展企業智慧進化,並且將數位部門獨立為子公司達易智造,提供其他傳統產業智慧轉型的 know-how 與經驗共享。
  • 陳伯佳是永進機械第三代接班人同時身兼達易智造總經理,並且積極串連其他二代接班人,以互享資訊與資源的模式推動家族企業轉型,是台灣機械製造業數位轉型的重要推手。


這集《CHANGE NOW》我邀請到永進機械和達易智造總經理 Patrick 陳伯佳到我們節目,跟我們一起探討企業領導人的數位素養和企業的數位文化,以及家族企業的接班挑戰。

深度對談

question
迎接市場新挑戰 「數位轉型」該從何做起?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想先請你分享一下,為什麼會同時擔任永進機械工業公司和達易智造的總經理?請先談談你的工作,以及為什麼你想幫整個集團做數位賦能和數位化轉型?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就像剛剛 Cathy 提到的,我本身是永進機械的總經理,同時也是達易智造的總經理。永進機械已經快要 70 週年,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跟上產業面臨的挑戰,不外乎整體「數位轉型」。這個詞大家在市場上的不同場合常常聽到,大家對數位轉型也許都很清楚重要性,但實際上到底怎麼做?

永進機械的公司競爭力要因應市場挑戰而調整,我們要思考如何協助客戶、供應商,甚至有機會和同業一起提升整體競爭力,因此才會在內部做了很多數位化和數位轉型的討論,再一步一腳印做出里程碑,目前感覺成果還不錯,我們希望把這些經驗分享給關鍵供應商。

我希望我們的數位化可以協助供應商,才會以永進其中一個數位化部門和研華科技合作共創一家新公司,創造出工業  4.0 的解決方案,讓供應商和其他客戶共同參與。達易智造的成立,不只是以永進機械的思維去推動工業  4.0 解決方案,並且藉由研華科技在工業電腦、雲的平台,甚至是 WISE-PaaS 的平台,嘗試透過策略聯盟的方式,結合各自的 Domain Know-How(產業知識),把 IT(資訊科技)、CT(通訊科技)、OT (操作科技)結合在一起。

簡單來說,永進機械在自己的數位轉型過程中要思考如何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不是只有賣設備,而是要加上軟體。實施過程很不錯,我們接著去思考普遍化,在數位轉型的路上,減少走冤枉路,我們把自身工廠經驗分享出來,因為這樣,我們才會跟研華科技共創達易智造。

question
拒被貼上傳產標籤 新管理思維怎麼應用在機械業?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我對 Patrick 的第一印象是,他告訴我他不是讀機械,而是讀管理的。這讓人印象深刻,因為我常常碰到高科技和機械公司的高階經理人,都很自豪自己是機械、資訊出身的,很懂技術。我想請 Patrick 分享,永進機械的客戶是各式各樣的製造業,但你現在經營的達易智造,要從管理思維出發。從你管理的背景來看,永進機械從賣機台到推服務這個過程中,碰到過什麼樣的挑戰?有什麼和外面不一樣的做法和思維呢?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永進機械已經快 70 年了,是 Customer First(客戶至上),如何以客戶的觀點思考所有產品和服務。因為我們是老字號,在當時的環境,長輩們盡自己所能提供客戶想要的東西,但現在的客戶面對很多挑戰。這幾年大家應該都可以感受到,產品生命週期越來越短,製造版圖隨時改變,就像從中國到東南亞,甚至印度,最關鍵的點是「人均產值要如何突破」,以及有「創新的作法」,很多客戶都在檢視自己的營運模式是否要有所改變,以前可能是 B to B,現在可能是 B to B to C,加了 C 就要重新檢視客戶導向的思維。

這樣的思維也是微軟新上任的執行長講到的,他說上任之後很在乎微軟是不是所有產品都是客戶導向,甚至有沒有展現所謂的「同理心」。永進機械也一樣,以前我們只是賣設備,但現在要重新思考客戶體驗和當時的環境有什麼不同,從洽談、下單開始,因為提出了以前沒想到的方案,可以協助客戶競爭力,這其中包括了安機過程、售後服務等等,不是只賣設備,我自己覺得汽車產業和我們很接近,是工具機產業可以檢視的對象。

現在面臨第三波數位革命,是否可能使用這波革命的思維,提升永進機械整體提供給客戶的東西。當歐洲、日本都出現這樣的思考時,我們就不能只賣設備,還要賣服務。數位化不是講了就有,不是老闆發號命令,下面就會做了,這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很關鍵的挑戰,就是同仁如何在過程中覺得「對自己的工作有幫助」。剛剛提到 OT、IT、CT 的結合,關鍵還是在 OT,因為我們本身做設備,比較了解 Operation(製造)的 Know-How(知識),要如何透過數位工具提升作業效率和品質,就是很大的挑戰。

這個產業一直被媒體稱為傳產,我個人不是很喜歡。因為我們提供的是精密、高科技設備,這個產業的老闆要努力提升整個 Image Perception(形象認知),不是像黑手。這是我們產業老闆們要有的責任,也是另一個很大的挑戰,要藉此讓員工相信,轉型過程中有這些工具可以讓員工們放心使用。

question
盼製造變得更容易與智慧 如何消弭「數位落差」?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面對可能的數位落差,老實說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專長,不需要培養或訓練如何操作精密工具,可能也是達易智造會成軍的原因。那麼達易智造是如何減低數位落差?如果 OT 是 Main User,你們做了什麼努力去消除數位落差,卻又能達到管理的效益呢?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這個問題很關鍵。永進機械要推廣這樣的思維給同業或客戶,面對很大的挑戰就是數位落差。因為客人開始會擔心「這個到底有沒有用?要花我多少錢?多快可以導入?何時可以看到效果?」這是客戶端和供應商端都很在意的點。

所以永進機械為什麼要把原本公司的單位分出去,是希望永進機械透過數位化的過程所建立的 Best Practice(最佳表現),在 OT 有沒有可能變成 IT 的工具,讓所有客戶使用達易智造的軟體時,會發現導入成本很低、不會花太多時間,並且在最短時間可以看到效果。這就是所謂的 Change Cost(扭轉成本),改變相關或直接的成本,去解決客戶的問題。

達易智造也是如此命名,希望客戶可以很「容易達到智慧製造」,把這樣的精神放在改善客戶數位落差的過程中,縮短數位化導入的時間和成本。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延伸剛剛講的數位落差,除了 OT、IT 之間的 Gap(落差)以外,在永進機械也會碰到兩代、三代之間的數位落差,你要如何克服呢?此外,你目前做的是軟體,軟體是看不到的,可能也很難講出來毛利是多少,不太能以過去賣幾台機器的思維來想,這部分你是怎麼做的呢?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這的確是很大的挑戰,因為每個人成長環境、知識、經驗累積都不一樣,我覺得最大的關鍵還是在於「溝通」。我們都會說有在溝通,但關鍵是「怎麼溝通」,才可以對到對方在乎的點。以最簡單的科技來說,我受過的訓練是針對數位化的應用,在我大學剛畢業時,很多企業已經走在很前面,當我回到永進機械,就會覺得怎麼有那麼大的落差,除了溝通,對廠內的資深員工、長輩,我會每做一件事情就 Show 給他們看,讓大家一起做這件事情。

我們在公司內部做「精實標準化」,包括家族成員和長輩,大家一起思考如何讓所有資訊、事情可以即時透明表達。除了透明化,很關鍵的還有「如何塑造事情的聯想」。我一直覺得每個人成長背景不一樣,要花時間跟長輩聊他們過去的成功,以及他們生活上常做哪些事情,看看有沒有機會透過他們喜愛的事情,把數位化、數位轉型納進來,表達公司在做的就像你在做的,可能複雜度不一樣,但精神雷同。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有一句很鄉土味的話:「電腦也可以挑土豆喔!」把花生跟電腦連結在一起。可不可以請你舉例,在生活上有用過什麼方法讓長輩理解?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應該很多。就像有些長輩很喜歡車子,他們慢慢體認到車子的資訊可以在手機看到,也可以用手機操作常用功能,讓他們還沒有進入車子前就可以準備好,比如說通風系統,如果天氣比較熱,按一個按鈕就可以通風。永進機械提供數位化解決方案,精神都雷同,但實際上使用的功能不太一樣。用這種他們的生活中就存在數位化功能的東西,來表達我們公司在做哪些事情。我們常用這種方式溝通。所以剛剛講的數位落差、期待落差、認知落差都可以慢慢縮小。 

question
聯手共創更多可能性 二代接班人改變傳統競爭關係?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中部機械產業大多開始面臨二代、三代接班的轉變,接下來我想跟你聊聊,怎麼樣真的做到「數位領導」?此外,我也知道你想跟更多接班二代分享的是,智慧製造像是一個生態系,不是只是我贏你輸,而是 Win Win(雙贏)的概念。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你怎麼看二代接班的族群?如何把數位領導的心法和作為分享給更多二代呢?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這個題目我覺得很棒,而且是我最近花很多心思在想如何做得更好的事。整個過程還是希望透過交流,大家一起學習如何在現在這麼不確定的環境快速成長。就像 Cathy 說的,我還是很希望過幾年後,把產業和台中這個聚落的潛力真正的發揮出來,讓它蛻變,所以我覺得關鍵還是既有互動廠商,還有未來的二代如何看待。

如同剛才講的,對於改變,一定會害怕未知,害怕會不會做好;害怕做不好的話,家族如何看待。畢竟中部還是很多家族企業,所以很怕失敗。我自己回到永進機械做這些改善,也會有一點孤獨,因為很多事情要自己做,那我當時就想如果有大家一起做多好啊!可以一起分享,做錯也沒關係,看別人做得好的地方吸收經驗,減少自己犯錯的機率。我覺得大家一起來上課、一起創造共同的語言,這是在 Eco-System(生態) 很 Fundamental(基本)也很重要的一件事,共同語言是很重要的基礎。

就像 Cathy 講的,不是我要贏你,而是大家都可以真正成長。我分享一個點,我們看賓士、寶馬,他們是競爭對手,但大家常常看到他們的廣告「感謝有彼此」,這種精神我覺得工具機產業也可以做到,關鍵在於共同的語言,要在製造的過程中先建置起來。

過去一兩年,我花很多心思分享,希望同一個題目大家一起解答,過程當中培養默契、建置共同語言,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希望能成功。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我覺得很妙的是,在七夕時看到 Mercedes 和 BMW 好像互相在媒體上放閃,這是很有趣的事情。延伸剛才的問題,你在推動二代連結的思維時,他們和第一代的溝通有沒有碰到什麼挑戰?比如說老爸、老媽會不會覺得,那是競爭者耶?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我相信一定都有,但我覺得不要因為有這樣的聲音就停止,我還是覺得共同語言可以幫助大家在既有產品、服務更上一層樓。我舉個例,工具機產業今年將發表公會第一次針對產業發展的白皮書,裡面有很多高挑戰性的事情,不是只在產品技術,甚至很多事情要在未來五年、十年做好,那應該沒有一家企業可以在這個產業很突出或很厲害。所以在白皮書討論過程中,延伸出了另一個題目,就是「產業規範」。

因為市場的挑戰,讓工具機大廠發現確實要制定產業標準,而且要實際做出來。不管是機械面、品質面或軟體面,我們要透過八十、二十原則,去制定產業規範,每家公司針對自己的差異化,在其中 20% 做出來,這個工具機生態系也會慢慢改變,尤其是長輩的觀念。

所以我覺得,因為市場上的挑戰很多,在歐洲、日本、韓國,甚至中國在 2025 年、2030 年的崛起。但是第二代一起上課、面臨同樣的挑戰,有了共同語言就可以一起做。像是去年我們面臨口罩短缺的危機,工具機產業聚集起來,幫助大家做出口罩,透過危機協助大家改變營運模式。現在是很好的時機,機會非常難得,我覺得慢慢改變,雖然大家還是希望做出特色,但透過模組而有差異化,是產業在改變的部分。

question
陳伯佳的管理精神 告訴你從「心」開始改變的秘訣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我覺得從你的分享看到幾個新的力量,不是過去硬碰硬或獨自關起門來創造的力量,而是合作、跨域的力量,比較是柔性而更深遠的力量。其實微軟幾年前也買了 GitHub,現在都在推 Open Source(開放資料)的內容,既然世界上都在貢獻 Concept,為什麼我們不直接擁抱 Open Source?我們用了,也在做貢獻。微軟和友商,軟體業是競爭者,但也有很多競合的合作模式。每次跟你聊,我都會覺得跨不同產業,但大家講到很多不謀而合的方向。

最後想請你分享兩句話,第一句話是給你的客戶和供應商,今天如何和你合作,讓你幫他們數位轉型?第二個則是要送給和你一樣的二代或三代,有沒有什麼心法要傳授給他們?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我先講朋友好了,我比較喜歡塑造朋友。我很希望在轉型過程中,找出更多長長久久的策略夥伴。有幾段話在永進機械內部常常分享,也希望分享給合作夥伴,就是「心變則態度變,態度變則行為變,行為變則習慣變」,其實在合作夥伴的建立中,都會面臨大家從不同角度整合,有時候會沒有抓到重點,失去合作機會。

心變則態度變,以合作夥伴來說,如何從客戶觀點珍惜合作機會?最近發現一些合作過程中,有些廠商會堅持自己的想法,不是從聯盟的角度思考,怎麼從客戶的觀點出發,改變行為、習慣,一定可以找出結合的 Solution,一加一如何大於三,就像最初講的達易智造的精神,希望我的客戶最終導入數位化的過程可以馬上看到效果,不用太多時間,這是對供應商、合作夥伴想分享的點。

如果針對客戶,希望他們相信永進機械和達易智造,我們會牽著你的手走向數位轉型,實踐數位工廠的夢想。

我還是覺得過程中找到好的夥伴超級重要,怎麼提供好的 Solution 更重要,合作夥伴如果有自己的 Agenda 就很可惜,無法把各自的好整合在一加一大於二的思維,客戶要相信我們提供的方案可以協助轉型過程中,時間可以縮短,也可以在最短的時間看到效果。

此次對談專家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陳伯佳

陳伯佳

永進機械暨達易智造總經理

延伸閱讀

二代接班新幕僚 智造促中部機械人才回流

智慧工廠需求湧現是市場帶來的趨勢,二代接班推動數位化轉型讓中部機械業的人才景觀再也不同。

Digitimes

數位化時代的二代接班挑戰

二代的責任不再只是保本,而是負責迎向不能輸的挑戰時,企業接班如何順利推動?

哈佛商業評論

微軟助傳產二代布局智慧化

金屬大廠英鈿在疫情期間,如何以智慧化布局讓訂單逆勢成長?

Microsoft

微軟的數位化轉型如何推進?

2014 年接手微軟,執行長 Satya Nadella 讓微軟成功轉型的關鍵,是把解決文化問題視為首要之務。

Forbes

一窺 BMW 在中國製造工廠新面貌

BMW 如何運用 IOT 和邊緣運算提升製造產能?

Micr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