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if prop.topic_id !=0 %> <%/if%>
<%:prop.genus%>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 <%:prop.titl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intro%>

add
新會員

<%:prop.email%>

add

<%:prop.title%>

奈及利亞新創領袖「叛逃」政府,非洲新創之國的崛起與挑戰

ISSUE #131

奈及利亞新創領袖「叛逃」政府,非洲新創之國的崛起與挑戰

Jan 19, 2024

圖片來源 Image credit - Leon Neal via Reuters/達志影像(2023 年 11 月 1 日,Bosun Tijani 出席在英國布萊切利舉辦的「AI 安全高峰會」)

位於西非幾內亞灣沿岸的奈及利亞,人均 GDP 只有台灣的十五分之一,近年卻培養出 5 間獨角獸新創。「非洲矽谷」的背後推手,是麵包師傅之子博森・提賈尼(Bosun Tijani)。這位奈及利亞的新創領袖,於 2023 年 8 月接受政府延攬,出任數位部長,卻引來各方批評。提賈尼跨足政界,為什麼如此有爭議?等在他面前的,又是怎樣的困難與挑戰?

2022 年 7 月,英國《經濟學人》的一篇報導指出,非洲新創產業正蓬勃發展,持續吸引全世界的創投基金。2021 年,非洲 604 間新創公司一共獲得了 52 億美元來自全球的投資,超過前七年的總和。事實上,在疫情、俄烏戰爭和全球經濟衰退的接連打擊下,過去幾年全球其他地區的創業投資都出現衰退,非洲是唯一的例外

這些流向非洲的創投熱錢,超過五分之一都到了奈及利亞。根據非洲私募基金協會(The African Private Capital Association, APCA)的一份報告,2022 年全球創投在非洲的投資,總部設在奈及利亞的新創公司拿了 22 %,超越埃及(15 %)和南非(14 %),在非洲國家中位居冠軍。

位於西非幾內亞灣沿岸的奈及利亞,是非洲人口第一大國,多達 2 億人。雖然有著豐富的石油和礦產資源,人均 GDP 只有 2163 美元(2022 年),在非洲 45 個國家中排名居中。然而,過去幾年間,人均 GDP 為台灣十五分之一的奈及利亞,卻培養出五間上市前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新創,最大城市 Lagos 更被稱作「非洲矽谷」,吸引全世界投資人的目光。

奈及利亞新創產業的崛起,和一個人的名字緊密相連,他便是提賈尼(Bosun Tijani)。他是奈及利亞科技圈的精神領袖,也是讓世界看到這個西非「大國」的關鍵推手。


連光纖都得自己架,從零開始打造奈及利亞創新之城

1977 年,提賈尼出生在奈及利亞西南部的小鎮 Agege,父親為麵包師傅。2002 年,他從奈及利亞中北部的喬斯大學(University of Jos)畢業,學的是經濟和電腦科學,隨後加入一間類似 Uber Eats 的新創公司 Delivery King。當年奈及利亞的網路普及率,僅千分之一。這間遠遠超前時代的公司很快就關門了。

提賈尼於是前往歐洲,取得英國華威商學院 (Warwick Business School)資訊系統與管理碩士學位,接著在瑞士和英國做過一些科技工作。

2010 年,提賈尼回國創辦新創基地 Co-Creation Hub(以下簡稱 CcHub),徹底改變了奈及利亞的經濟命運。CcHub 是一個共享辦公室兼新創孵化器,最初成立於西南部城市 Lagos 的 Yaba 區,距提賈尼出生的小鎮不過 18 公里,如今在許多城市都設有分部。

2012 年左右,CcHub 和電信公司 MainOne、Technovision 及 Lagos 州政府合作,啟動「Yaba i-HQ」計畫,試圖在西非打造一個「創新城市」。2013 年,MainOne 開始鋪設一條長達 27 公里、環繞 Yaba 區的光纖電纜,為當地帶來免費無上限的 wifi 服務。

解決基礎建設後,下個挑戰是錢。在當時,非洲的創投產業幾乎不存在,創業家必須向歐美國家尋求投資。關鍵改變發生在 2016 年,Meta 執行長祖克柏突如其來地造訪非洲,選擇 CcHub 作為他的第一站。祖克柏的到訪,打開了奈及利亞的知名度,讓投資人注意到這個西非國家的科技、新創能量。提賈尼在採訪中表示:「這是 CcHub 歷史上的轉折點。」

有了網路和錢,奈及利亞科技業開始蓬勃發展。十餘年來,CcHub 不僅培育出超過 95 間專注於為社會問題提供科技解決方案的新創公司,更讓 Yaba 所在地 Lagos 州成為「奈及利亞矽谷」乃至整個非洲的科技新創中心。

根據 Disrupt Africa 的研究報告,在 2015 至 2022 年間,奈及利亞的 383 間科技新創公司,吸引了超過 20 億美元的投資,為非洲之冠,總投資額比第二名的南非高出整整一倍。而奈及利亞的所有新創公司,有 88 % 都座落於 Lagos 地區,顯示當地已發展出成熟的新創生態圈。產業分布方面,有 36 % 集中在金融科技(Fintech)、12 % 集中在電子商務和科技零售(e-commerce & retail-tech)、9 % 集中在電子健康醫療(e-health)。

截至 2023 年,奈及利亞已創造出五間獨角獸(指成立不到 10 年但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新創公司),分別是:Interswitch、Flutterwave、Opay、Jumia和 Andela,前四間公司都以電子支付和商務為主要業務,Andela 則是一間跨國軟體工程師招募公司。

五間獨角獸中,Jumia 已於 2019 年 4 月在紐約證交所上市。自稱「非洲版 Amazon」,Jumia 是奈及利亞最大的電商平台,業務範圍涵蓋非洲 13 個國家。其餘四間公司中,估值最高、超過 20 億美元的 OPay,是一款電子支付 app,提供不需銀行帳戶、只用電話號碼就可以轉帳的便捷服務。OPay 目前是奈及利亞下載量最高的 app,超越 WhatsApp、TikTok、Snapchat 和 Telegram 等科技巨頭。

作為 CcHub 的創辦人,提賈尼十餘年來身處產業核心,是奈及利亞科技新創崛起的歷史見證人。他在 2023 年 8 月受現任總統提努布(Bola Ahmed Tinubu)招募,出任新政府的數位部長,本該是件皆大歡喜的好事,不料卻引來爭議。

2019 年 4 月 12 日,Jumia 成為非洲第一間在紐約證交所上市的非洲新創公司。(攝影:Richard Drew via AP/達志影像)


勇敢跨足公部門,第一幕卻上演父子和解大戲

2023 年 8 月,提賈尼站上奈及利亞議會的講台,接受一眾議員的「面試」,證明自己夠資格擔任「通訊、創新和數位經濟部長」(minister of communications, innovation, and digital economy)。

單論資歷與成就,全奈及利亞沒有人更適合這個角色。這場面試的焦點,也確實偏離了候選人的專業能力,議員們在乎的,是提賈尼的「態度」整場面試,議員們最關心的是他在社群媒體 X(前身為推特)上的言論。

作為意見領袖,提賈尼曾多次在網路上批評政府,這些「黑歷史」如今都被挖出來放大檢視。2022 年,他將首都附近高官雲集的別墅區 Aso Rock 稱作「AssholeROCK」;2020 年,反對警察暴行的「End SARS」抗議活動期間,他在 X 上聲援示威者,指控前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是一個「病態且脫節」(sick and disconnected)的統治者。

面試當天,一名議員更當場朗誦提賈尼 2019 年的一條 X 推文,內容為:「奈及利亞是一個血腥的昂貴標籤,必須以你的姓名為代價。暫時放下愛國主義吧。這個標籤是能量的血腥浪費。第二本外國護照也不足以洗刷原罪。」(這條推文似已遭到刪除)。

推文的背景,是提賈尼當時在申請外國簽證,因持奈及利亞護照而有一些不愉快的經歷。參議員指控,這條推文證明候選人「不欣賞奈及利亞護照和作為一個國家的奈及利亞」,他進一步逼問:「你還相信你在 2019 年所說的話,還是你改變了對這個國家的看法?」

提賈尼認錯了:「我理解我們不該不尊敬長輩。面對這些指控,我父親大概不會為我感到驕傲,」他說道,「但他會感到驕傲的是,導致我犯下這些錯誤的熱情,這些熱情,同樣給了我為國家發展做出貢獻的機會。」

「我說那句話不是出於惡意,而是出於沮喪和愛。所以,請接受我誠摯的道歉。」

最終,議長原諒了他。「我們都是父親,而我們的孩子都會犯錯,」議長說道,「我們認可他的智慧,我們認可他的貢獻。儘管有這些推文,作為寬容的父親,我願意代表議會接受你的道歉」「慈祥的父親」原諒了「犯錯的孩子」,這場面試,多少帶著一點政治秀的意味,也是奈及利亞政治老手們給這位創業金童的下馬威。

提賈尼通過了面試,從過去十年間最成功的奈及利亞企業家之一,轉換為帶領國家發展的政務官。等在他眼前的,是艱鉅的挑戰。


年輕人的憤怒,政府聽得到嗎?

事實上,提賈尼已經 46 歲了,卻仍能在議會面試中扮演「小孩」,被代表國家的「慈父」所原諒,顯示他加入的政府,主要由一群年邁的政客所把持。(延攬提賈尼的現任總統提努布高齡 71 歲。)

世代間的對立,正是提賈尼必須面對的第一個挑戰。2023 年 2 月的奈及利亞大選,呈現三強鼎立的狀態:由傳統兩大黨候選人──全體進步大會黨(APC)的提努尼和人民民主黨(PDP)的阿布貝卡(Atiku Abubakar)──對上新興政黨工黨(LP)的奧比(Peter Obi)。作為第三勢力的代表,奧比某種程度上是個政治局外人,沒有傳統政治的包袱,受年輕一代支持

儘管最後奧比只拿到 610 萬張,位居第三,敗給提努尼的 879 萬票和阿布貝卡的 698 萬票,奧比陣營卻指控投票過程存在舞弊,執政黨「操縱」了選舉結果。奧比所屬的工黨聲稱要發起法律訴訟,但最後似乎無疾而終。

值得注意的是,在 CcHub 起源地的 Lagos 州,奧比成功以些微差距打敗了提努尼。這並不容易,因為提努尼在 1999 至 2007 年間,曾兩次擔任 Lagos 州的州長,在當地有著穩固的基礎。奧比的勝利,主要源於年輕人的支持,他們受 Lagos 的科技、新創產業吸引,前往「奈及利亞矽谷」謀求更好的未來,卻往往到了當地,才發現此處仍非應許之地。

《華盛頓郵報》的選前分析便指出:「他(奧比)的崛起表明了年輕人的力量──以及他們的挫敗感。」

2023 年 2 月 25 日,奈及利亞總統候選人 Peter Obi 在 Agulu 的投票站投下他的一票。(攝影:Mosa'ab Elshamy via AP/達志影像)

奈及利亞正面臨嚴重的青年失業問題。根據世界銀行 2021 年的一份研究,2010 至 2020 年間,奈及利亞的整體失業率從 6.4 % 攀升至 33.3 %,2020 年的青年(15-34 歲)失業率更高達 42.5 %,遠高於非青年族群的 26.3 %。

糟糕的就業環境,已經導致許多有能力的年輕人選擇移民,前往北美和歐洲國家,尋求更穩定的工作和更高的薪水。世界銀行的研究指出,由於合法移民管道依然有限,許多奈及利亞青年不惜通過「政治庇護」等非常規手段,也要取得一張通往歐洲的門票。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當提賈尼宣布加入政府,成為提努尼團隊的一員,許多找不到工作、對執政黨不滿的憤怒青年,覺得他們被「背叛」了。結果是,提努尼的傳統支持者,不見得歡迎這位年少得志、「頂撞長輩」的後生小子;反對執政黨的年輕人,也對提賈尼的決定有著複雜感受。這位轉換跑道的新創領袖,因此顯得兩面不討好。


未來的挑戰

無論如何,提賈尼上任至今也將近半年了。2023 年 10 月,他對奈及利亞科技媒體《techcabal》公布了一個未來四年將培訓 300 萬位科技人才的計畫,尤其聚焦於 AI 領域,希望讓奈及利亞成為非洲最具競爭力的國家。

本週(2024 年 1 月 16 日),他更成立了奈及利亞國家寬頻聯盟(National Broadband Alliance for Nigeria),目標是在全國範圍內實現網路普及。第一階段預計於 2024 年第一季結束前啟動,將在七個州鋪設光纖電纜。

後者顯然是奈及利亞數位轉型的當務之急。截至 2023 年 1 月,奈及利亞的網路使用人口約為 1.2 億,僅佔總人口數的一半。更糟糕的是,根據 VPN 公司 Surfshark 2023 年的一份調查奈及利亞有著世界上最難以負擔的網路──奈及利亞人必須工作 35 小時,才能買得起當地最便宜的網路方案,在 121 個調查國家中排名倒數第三

然而,基礎建設和人才培育,都需要長遠的投入,無法在短期看到成果。上任六周後,提賈尼便告訴科技媒體《Rest of World》,提及他開始意識到一個關鍵的挑戰:必須權衡「做長遠來看正確的事和做當下人們迫切需要的事」。

儘管存在世代衝突、人才外流和網路斷層等問題,在可預見的將來,奈及利亞的新創、科技產業仍將持續發展。在打造「奈及利亞矽谷」後,提賈尼的下一步,是將新創精神拓展到整個國家,讓奈及利亞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非洲新創之國」。


吳政霆

吳政霆 / 研究員

採訪寫作

張育寧

張育寧 / 總編輯

審訂

時間標記 Timestamp

EPEPISODE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
邀請已成功寄出 Sucessfully s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