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if prop.topic_id !=0 %> <%/if%>
<%:prop.genus%>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 <%:prop.titl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intro%>

add
新會員

<%:prop.email%>

add

<%:prop.title%>

遊戲大廠 Epic Games 告贏 Google,是應用程式開發商遲來的正義嗎?

ISSUE #133

遊戲大廠 Epic Games 告贏 Google,是應用程式開發商遲來的正義嗎?

Jan 30, 2024

圖片來源 Image credit - Budrul Chukrut via 達志影像

美國遊戲公司 Epic Games 所推出的手機遊戲 Fortnite ,被 Google 和 Apple 限制,必須使用 Google 和 Apple 的應用程式內購讓消費者付費。於是 Epic 以「壟斷」為由,一舉把 Google 和 Apple 都告上了法院。去年底,法院判決 Epic 贏了對 Google 的訴訟,這場舉世矚目的小公司打贏科技巨頭官司,可謂是應用程式開發商的勝利,也將會帶來數位應用程式市場的改變。

2020年時,市值 315 億美元的美國遊戲公司 Epic Games,把兩大科技巨擘 Apple 和 Google 都一次告上法庭,面對市值超過百倍的競爭堆手, Epic Games 小蝦米對大鯨魚的司法動作,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尤其是跟 Epic Games 一樣,被應用程式商店內購抽成 30% 制度掐住脖子,敢怒不敢言的其他應用程式開發商。

經過兩年多的訴訟, Epic Games 贏了對 Google 的訴訟。上個月(2023 年 12 月 11 日),加州法院判定 Google 違反美國「反壟斷法」(antitrust laws),Google Play 應用程式商店付費服務規定是違法的壟斷行為。

對應用程式開發商來說,這是自 2021 年 9 月 Epic Games 輸掉對 Apple 的訴訟以來,反應用程式內購抽成制陣營,難得的好消息。Epic Games 當初為什麼會決定發起這樣的訴訟? 為什麼輸給了 Apple ,而贏了 Google 一樣的訴求,兩個案子的法官見解為什麼不同?這個全球矚目的案件,將為應用程式商店的商業模式規範帶來什麼影響?


Epic Games 決定對付矽谷科技巨頭的源起

 Epic Games 是一家美國的數位遊戲與軟體開發公司, 1991 年由蒂姆.斯維尼(Tim Sweeney)成立,其總部在北卡羅萊納州,並在全球有 40 餘間分部辦公室。 Epic Games 開發了自己的遊戲引擎 Unreal Engine ,並在 2017 年推出知名的遊戲《要塞英雄》(Fortnite)目前已擁有超過 3.5 億個註冊帳戶,是總遊戲時數全球排名第一的遊戲,也奠定了 Epic Games 在當代遊戲市場的地位 。

《要塞英雄》 有「拯救世界」、「大逃殺」、「創造」三個系列,分別是三種遊戲模式:生存遊戲、大逃殺遊戲,以及讓玩家創造自己島嶼的沙盒類遊戲。「拯救世界」可在 Windows 、 macOS 、 PlayStation 4 和 Xbox One 平台遊玩;而「大逃殺」和「創造」除了可使用上述平台外,還支援任天堂 Switch 、 iOS 和 Android 。

《要塞英雄》支援 iOS 和 Android 就意味著「大逃殺」、「創造」等系列也加入手機遊戲應用程式的市場。Epic Games 和 Apple 與 Google 的爭端,就從這裡開始。

在手機遊戲市場中,應用程式內購(in-app purchase)的機制從一開始就存在,只是經歷過階段性演變。原本應用程式內購只是一次性地解鎖應用程式的全部功能,或者屏蔽廣告,不過隨著「訂閱制」商業模式逐漸普及,應用程式內購與之結合之後(Subscription-based in-app purchasing),就多出了許多變化,付費項目變得多元且有持續性,例如訂閱串流服務,或者在遊戲中定期購入每月道具禮包等。

Google 和 Apple 透過應用程式內購平台抽成分潤而獲利,在現行的機制下,使用者若是使用 Google 和 Apple 的應用程式內購,則應用程式開發商必須支付 Google 和 Apple 高達 30% 的抽成分潤,在 Google 和 Apple 的市場壟斷地位下,所有應用程式開發商幾乎都難逃這筆費用,30%的抽成因此也被戲稱為「Apple 税」、「Google 税」。

根據統計,在被 Google 和 Apple 兩大應用程式下架以前, Epic Games 每年在兩大應用程式的內購營收超過十億元,換言之,Epic Games 每年至少要繳交十億元的 30% 分潤費用給兩大科技巨頭。Epic Games 在 2020 年時,試圖在《要塞英雄》裡面設置自己的付費系統、不使用 Google 和 Apple 的應用程式內付款,以降低這筆如同稅款的支出,結果,竟同時被 Google 和 Apple 在應用程式商店禁售, Epic 因而決定以違反「反壟斷法」對兩家科技龍頭提告

Epic Games 的創辦人兼執行長蒂姆.斯維尼(Tim Sweeney)表示,不只是 Epic 被 Apple 剝削,而是所有同意跟 Apple 和 Google 共同維持這樣的結構的開發商,都在進一步加劇和鞏固他們的壟斷行為;這些應用程式商店都從作品獲得比真正的作品創作者還要更多的利潤。

於是, 2020 年斯維尼決定發起反壟斷官司,主要指控理由有二項。首先, Google 和 Apple 強制平台上的應用程式使用其應用程式內購,而該內購方式對消費者收取過多的抽成費用。其二,Epic Games 指控 Google 對Android 裝置的應用程式有不當的限制,例如當使用者試圖從 Google Play 以外的地方下載應用程式到裝置, Google 就會跳出很嚇人的警告通知,試圖阻止使用者這麼做。


Epic 為何告輸了 Apple ,卻贏了 Google

2021 年 9 月 10 日,法院判決 Apple 勝訴,認定 Apple 並未從事壟斷行為。2023 年 12 月 11 日,加州法院則判決 Epic 勝訴、 Google 違反了反壟斷法,坐實了所有 Epic 對他提出的 11 項反壟斷指控

 此事相當耐人尋味,因為 Google 的 Android 系統一向顯得較 Apple 的 iOS 系統開放。 Google 將 Android 作業系統授權給三星等第三方,並且允許用戶透過 Google Play 以外的商店安裝應用程式。所以,為什麼最後是 Apple 勝訴而 Google 敗訴?

 反壟斷律師和其他法律專家指出,首先正因為 Apple 是封閉系統,實際上反而不符合反壟斷法案壟斷的規制範圍,而是被納入公平交易範疇的審議

 再者,The Verge 分析,因為 Google 的審判有陪審團,而 Apple 的案件是法官獨自判決,在陪審團面前,Epic 可以訴諸感情,訴說萬惡的壟斷故事,讓陪審團同情。雖然 Google 也有要求希望進行法官審判,但是被美國地方法官否決,這可能已經先一步為 Google 埋下最不利因素。

 最後,可以說是最重大的因素之一,是「市場定義」的問題。由於在審判時採用的市場定義與 Apple 不同Google 反而因為開放,必須面對「有沒有競爭對手」的審查,一旦在競爭市場中明顯處於獨佔地位,在反壟斷法規範下就難有退路

Apple 的應用程式商店首長菲利普.席勒(Philip Schiller)至加州聯邦法院出席與 Epic Games 的訴訟(圖片來源:Brittany Hosea-Small / REUTERS via 達志影像)


開放系統的特質,使 Google 被納入「反壟斷法」適用範圍

封閉系統和開放系統的主要差異,在於封閉系統將裝置視為一個完整的系統,該裝置的所有硬體與軟體由相同的單一廠商提供;而開放系統是指在一定的規格化之下,由不同廠商自由競爭、提供產品。

 美國專門促進網路通訊創作自由的公益團體 Public Knowledge 之法律總監約翰.貝格梅爾(John Bergmayer)解釋作為一個完全封閉的生態系統, Apple 並沒有跟其他系統或公司交易的義務。反壟斷法處理和規範的對象,是不公平的商業交易和合約,既然沒有交易義務,Apple 就不適用反壟斷法規範,反之,Google 的開放系統選擇和眾多不同的手機製造商進行商業往來,那麼雖然整體而言看起來是比較開放,但反而是反壟斷法主要規範的對象。

 既然進入了反壟斷法的規制範圍, Google 和應用程式開發商的交易就在這次的審判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尤其是 Epic 指控 Google 有很多顯然對各個應用程式開發者不公平對待的交易,例如 Spotify 完全沒有付給 Google 一毛錢,就獲得所有 Google Play 平台的好處;Netflix 卻只需要支付從 Google Play 的獲利的 10%。


市場定義差異帶來的敗訴

從審判內容來看,法庭上審判者對於「交易的市場」定義看法不同,也帶來不同的審判結果。

 在 Apple 的案件上,審理案件的法官伊馮.岡薩雷斯.羅傑斯(Yvonne Gonzalez Rogers)認定,合適的「市場」定義是「數位行動遊戲交易」。在這樣的定義下,因為數位行動遊戲交易商還有 Sony、Microsoft 和任天堂, Apple 只有 30% 的市佔率,所以顯示為沒有壟斷的問題。

 然而在 Google 的案件上,陪審團選擇採用 Epic 的市場定義,即 「Android 的應用程式販售和 Android 的應用程式內付款」,就是審判所適用的市場。在這樣的定義之下,因為限縮到了應用程式的範圍中,Google 就顯得獨大、缺乏競爭對象


贏了 Google 之後呢?

關於這次 Epic 勝訴,Epic 在自己的平台上發布消息,稱今年的此勝利為「一個全世界所有應用程式開發者和消費者的勝利」。去年底法院僅是做出了 Epic 勝訴的決議,但是關於後續的實際罰則,還有待今年初做出裁定。反壟斷法學者克莉絲汀.巴索羅謬( Christine Bartholomew )評論道:關鍵不在於之後法院對 Google 下什麼禁令,而是 Google 做出的補救強度和範圍。

Epic Games 的創辦人兼執行長斯維尼在漫長的反壟斷訴訟後,離開法庭的畫面(圖片來源:Brittany Hosea-Small / REUTERS via 達志影像)


雖然提出官司的 Epic Games 是遊戲公司,整件事情看似僅是手遊開發商打贏了平台巨頭 Google ,但是因為 Epic 的「反壟斷」官司核心為應用程式內購的問題,在美國判例制的司法系統下,Google 勢必會被要求要讓所有開發者能選用自己的收費系統付費紐約時報的評論者指出,這個判決會影響數千個企業在 Android 系統上面盈利的模式。

 Google 事務及公共政策副總裁威爾森.懷特(Wilson White)在敗訴後表示,未來將會允許開發者「為美國用戶提供 Google Play 付費系統以外的付費選項,並且用戶可以在進行應用程式內購買時,選擇使用哪個選項」。為了增加競爭,Google 還將允許開發者在應用程式之外與客戶自由溝通,了解競爭對手應用程式商店或開發者網站上提供的訂閱優惠或低成本選項。

 在對消費者收取過多的費用之外,Epic 在這次官司中也指控 Google 對 Android 裝置的應用程式販售有過多不當的限制。威爾森針對此事表示,Google 會採取實際行動增加在 Google Play 商店中的競爭對象。第一個是 Android 的使用者可以有更多應用程式商店的選擇,Google 承諾,會持續增加預先下載的應用程式商店。也就是說,使用者拿到全新 Android 手機時,上面會預先下載更多除了 Google Play 以外的應用程式商店,讓使用者更輕易地擁有更多選擇。Google 也簡化了 Android 使用者直接從網站上下載應用程式的步驟,讓使用者可以更輕易從 Google Play 應用程式商店以外的地方下載應用程式。

 對 Android 開發者而言最重要的是,Google 同意讓開發者能夠更好地控制應用程式內購買的管理,並有更多機會直接與用戶溝通交易。這樣的做法,將確實地為數位市場的商業模式帶來改變。因為使用者有更多比較的對象,而且在應用程式內的購買可以不必要透過 Google 的支付方式,則 Google 獲得的平台抽成便會減少。

 2024年1月,美國最高法院拒絕了關於 Apple 判決的上訴,整件 Epic 吿 Apple 和 Google 的反壟斷訴訟劃下了句點。雖然在 2021 年的判決中,法院裁定 Apple 並未違反「反壟斷法」,但是法院也同時在判決中強制 Apple 需要開放應用程式內購的限制。因此在今年全案確定告終後,Apple 宣布改變一些美國 Apple Store 的規範,包含允許應用程式開發商向美國顧客銷售時,可在其應用程式中設置導出按鈕,讓使用者可以跳出去到開發商自己的網頁付款。不過,在 Apple 的案件中,Apple 還是會向這些應用程式另外收取抽成費。

 Epic 的訴訟可謂是應用程式開發商的勝利,其所帶來的結果使得像 Google、Apple Store 這樣過去主要透過抽成獲利的數位平台,之後可能會發展出新的商業獲利模式。雖然目前 Apple 還是會向開發商抽取抽成費,且如同大家所見,上述變化目前只適用於美國,Google 對其他地區的改善措施目前還是未知。但是,從 Google 在美國推出新政策開始,數位應用程式市場已經開始改變,將會逐步擴展至全球市場。

 

鄧涵云

鄧涵云 / 研究員

採訪寫作

張育寧

張育寧 / 總編輯

審訂

時間標記 Timestamp

EPEPISODE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
邀請已成功寄出 Sucessfully s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