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禮物 訂閱
<%if prop.topic_id !=0 %> <%/if%>
<%:prop.genus%>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 <%:prop.titl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realname%>

<%:prop.intro%>

add
新會員

<%:prop.email%>

add

<%:prop.title%>

將二手衣「退回寄件人」:烏干達服飾品牌 Buzigahill 如何應對快時尚汙染

ISSUE #141

將二手衣「退回寄件人」:烏干達服飾品牌 Buzigahill 如何應對快時尚汙染

Jun 12, 2024

2023 年 9 月 15 日,烏干達首都坎帕拉 Owino 市場的一位二手衣商人。(圖片來源:Hajarah Nalwadda/AP Photo via 達志影像)

<%:prop.realname%>
<%if prop.email %>

<%:prop.email%>

<%else %>

<%:prop.realname%>

<%:prop.intro%>

<%/if%>
已有閱讀權限

H&M、Zara 和 Uniqlo 等快時尚品牌,為富裕國家帶來廉價的「時尚」衣物。這些品質低劣的衣物被丟棄後,大多流入非洲貧窮國家。圍繞進口二手衣,許多非洲國家已形成完整產業鏈,甚至將二手衣拆解、重新拼接,賣回西方。非洲該如何擺脫對二手衣的依賴?無論是當地政府和美國的政治衝突,或歐洲國家的反思,在烏干達時尚設計師科拉德(Bobby Kolade)看來,都無濟於事。

非洲向快時尚宣戰

2023 年 8 月,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宣布禁止進口來自西方的二手衣,「這些(衣服)是給死人的。當白人死去時,他們的衣服會被收集起來送到非洲。」穆塞維尼說道。

儘管「死去白人的衣服」不見得符合事實,這個形象卻非常生動,讓烏干達這個東非國家登上國際媒體版面,達到很好的政治宣傳。事實上,這並非烏干達第一次向二手衣宣戰。早在 2015 年,包含烏干達、剛果、肯亞等 8 個國家的東非共同體(East Africa Community)聯盟,便宣稱要禁止二手衣物販售。但由於黑市猖獗、美國施壓等因素,二手衣禁令未能落實。烏干達政府於是在去年加強禁令,希望能杜絕二手衣跨國買賣。

背後的考量不難理解:穆塞維尼認為,西方便宜二手衣的大量傾銷,嚴重傷害當地產業,使得烏干達無法發展自身的棉花和紡織工業。此外,儘管部分二手衣確實流入當地市場,大量做工粗糙、品質低劣的快時尚衣物,由於缺乏廢棄物處理設施,經常直接堆在地面上,形成垃圾山,帶來嚴重的環境汙染問題。

根據綠色和平(Greenpeace)的統計, 2021 年肯亞進口的 9 億件二手衣物中,有 4.58 億件因衣況太糟而毫無價值。換句話說,超過一半的進口二手衣是垃圾。而當衣物沒有經過妥善處理,就任意棄置於垃圾場時,便會產生汙染。

舉例來說,二手衣物殘留的化學物質和染料,可能因洗滌或雨水沖刷脫落,進入湖泊、河流甚至下水道系統。迦納首都阿克拉(Accra)附近的科爾潟湖(Korle Lagoon),已經因廢棄二手衣物,成為世界上汙染最嚴重的水源之一。

無論是從扶植本土紡織業,或減少環境汙染的角度,烏干達總統禁止二手衣進口,看起來都是明智之舉。此時,一位享譽國際的烏干達時尚設計師,卻跳出來批評。為什麼?

將二手衣「退回寄件人」

2018 年,來自烏干達、在德國時尚圈闖出名堂的設計師鮑比 ‧ 科拉德(Bobby Kolade),決定從柏林搬回烏干達首都坎帕拉,創立服飾品牌 Buzigahill,希望百分百使用當地生產的棉花,製造烏干達製造的本土服飾。

科拉德的計畫很快就遇到阻礙:他們找不到能加工棉花的當地廠商。烏干達之所以每年出口大量棉花,正是因為當地卻缺乏成熟的紡織產業,無法將棉花加工成更具經濟價值的衣物。烏干達製造商協會(Uganda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指出,高達 90 % 的烏干達棉花都出口他國,只有 10 % 留給本土紡織業。

由於廉價二手衣源源不絕地從富裕國家流向烏干達,當地本土紡織業根本沒有發展機會。面對困境,科拉德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

在 Buzigahill 的第一個計畫「退回寄件人」(Return to Sender)中,來自全球北方的二手衣被拆解,重新拼接成時尚衣物,然後以一件 200 到 500 美元(約新台幣 6,400 到 16,000 元)不等的價格,賣回最初丟棄它們的西方國家。該計畫包含 250 件獨一無二的作品,帶有「無性別、趣味和原始」的風格。每件衣物上都有一個標籤,標明其使用的二手衣的來源國。

「退回寄件人」系列 250 件獨一無二的作品中的其中三件。(圖片來源:Buzigahill 官網)

與其將「退回寄件人」看做商業策略,不如將其視為一場行動藝術。科拉德希望世界看見快時尚產業中的殖民結構:全球北方的消費者享受大量廉價衣物,生產這些衣物的勞動力和環境成本,以及短暫消費狂歡後被丟棄的二手衣物,卻由全球南方承擔。與此同時,時尚話語權牢牢掌握在西方世界手中,非洲人只能穿西方人穿過的衣服,使用為了白人設計的產品。

在 2024 年 1 月與設計雜誌《koozArch》的對談中,科拉德指出「退回寄件人」的設計理念,其實源於烏干達傳統智慧。他說道:「我們天生擅長最有效的利用材料和資源。這不叫貧窮,這是智慧。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的自卑情結,和與西方生活方式的同化(順帶一提,西方生活方式是導致浪費的最大原因),這些取代了我們欣賞我們自身重複使用、重新設計的能力之美。」

二手衣禁令救不了烏干達

2023 年 8 月,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宣布禁止二手衣進口,科拉德隨即投書英國《衛報》,批評政府的莽撞決策。

科拉德認為,烏干達已形成圍繞進口二手衣的完整產業生態,突如其來的禁令,嚴重打擊進口商、市場攤販、升級再造者(upcylers)、時尚設計師、藝術家,以及廢棄物管理者等從業人員。科拉德引述烏干達二手衣鞋協會的估計,指出有超過 400 萬名烏干達人,直接或間接參與二手紡織品供應鏈,而該國總人口不過 4,700 萬。換言之,有超過十二分之一的烏干達人,生計都和進口衣物有關。

至於該如何解決烏干達對二手衣的依賴問題,科拉德指出,逐步轉型是唯一可行的計畫。更重要的是,政府不能一心想著在烏干達建造規模龐大、低附加價值的紡織業。儘管類似政策能一次創造好幾千個工作機會,可持續性卻令人質疑;就算成功了,也不過是讓烏干達成為全球快時尚產業的血汗工廠。

相反地,政府應支持生態友善的小型企業,發揮烏干達人「重新設計、重複使用、升級和再造的能力」。其中最重要的是投資原材料生產和加工,在廣大的農村地區,發展有利於生態環境的纖維製造業。

禁令實施一個月後,科拉德又在關注環境議題的媒體《Atmos》發表文章,表示「我們根本沒有感受到它的影響。事實上,現在仍然有人從 Owino 市場(編按:位於首都坎帕拉的全國最大二手衣市場之一)運送一袋一袋的牛仔布到(Buzigahill 的)工作室。如果我問他們關於禁令的事情,他們只是聳聳肩」。這顯示穆塞維尼的二手衣禁令,不過是一場雷聲大、雨點小的政治作秀。

文章最後,科拉德重申他的論點:Buzigahill 不會永遠使用二手衣,但由於本土紡織製造業遠未成熟,目前仍不得不仰賴二手衣。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投資小型社區內的紡織解決方案,包含可靠的基礎設施和電力供應,以及人才培訓。產業發展沒有捷徑,只能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去做。

那西方應該怎麼做?

然而,今年 1 月以來,烏干達的二手衣市場確實迎來意外的打擊,而且原因和紡織產業完全無關。美國總統拜登於 2023 年 12 月 29 日的行政命令中,將烏干達從「非洲增長和機會法案」(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AGOA)名單中剔除。 該法案允許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幾個非洲國家,向美國免稅出口超過 1,800 種產品。

烏干達之所以被除名,是因為該國議會在 2023 年 3 月通過了激進的反同性戀法案,將合意同性性行為視為犯罪,最高可處終身監禁。今年 4 月,烏干達憲法法院正式確認了反同法案的細節。美國認為反同法案構成對性少數族群的人權侵犯,因此終止烏干達的 AGOA 資格。

面對美國的制裁,烏干達總統選擇反擊,提高美國進口產品的關稅,包含數量龐大的二手衣物。烏干達二手衣鞋協會表示,這導致一月份的二手衣物進口價每公斤上漲了 3 美分,使某些當地企業無法維持營運。

「小型商販是非洲政府與華盛頓之間貿易戰的棋子,」住在坎帕拉的經濟學家穆胡穆扎(Fred Muhumuza)告訴《外交政策》:「我們看到政府之間在政策問題上互相報復,但可悲的是,正是這些小型商販遭受損失,或必須適應懲罰性的、讓他們的生計更困難的政策變化。」

與此同時,歐洲國家也在重新反思二手衣出口。西方世界終於發現,由於許多出口二手衣已無法銷售,往往直接進入掩埋場或形成垃圾山,出口二手衣只是將環境問題轉移到世界上較貧窮的地區。

法國近期便和瑞典、丹麥一起,向歐盟提議禁止出口二手衣物。「非洲不應該成為快時尚的垃圾桶,」法國環境部於今年 3 月告訴《路透社》:「我們必須減少廢棄物,並管理我們自己的廢棄物。」

許多非洲國家卻不樂見這樣的發展。相關產業的從業者表示,嚴格的出口禁令將傷害高度仰賴進口衣物的非洲紡織業。肯亞二手貿易協會「Mitumba Association」主席恩傑家(Teresia Wairimu Njenga)表示:「單單在肯亞,這個行業僱用了 200 萬人,有 650 萬家庭依賴這個行業。」

若歐美國家貿然終止二手衣出口,一方面快時尚製造的大量衣物該何去何從,恐怕將形成問題;另一方面,大規模的禁令也將嚴重衝擊非洲二手衣產業。科拉德的告誡仍然有用:多年來形成的產業鏈,不可能在一夕間拆除,非洲國家若想本土紡織製造業,需要一步一腳印慢慢來。

對烏干達和其他非洲國家來說,改善基礎建設、鼓勵本土投資,是目前的當務之急。對西方國家或包含台灣在內的全球北方來說,改變短期主義的消費模式,購買高品質、能長期使用的可持續性服飾,才是解決快時尚汙染真正有效的方法。


陪你從「科技+人文」視角,深入國際政經脈動

35元/週解鎖付費會員專屬內容

  • 成為付費會員,即可擁有:
  • ✓ 全站深度分析報導文章
  • ✓ 會員專屬 8 折活動報名優惠

已經是付費會員?登入繼續閱讀

吳政霆

吳政霆 / 研究員

採訪寫作

張育寧

張育寧 / 總編輯

審訂

分享 Share シェア

facebooklinetwitterlinkedin

延伸閱讀 Read more

肯亞總統魯托撰文:「非洲的債務危機需要 G7 領袖們的協助」

肯亞總統魯托撰文:「非洲的債務危機需要 G7 領袖們的協助」

氣候變遷持續肆虐,讓非洲人民面臨前所未有的極端氣候,而非洲需要更多的經濟援助來緩解國家的債務危機,並提升應對氣候變遷的影響、低碳經濟轉型、提供教育醫療和社會上足夠的資源。肯亞總統魯托在《Project Syndicate》上發表專文表示,金融架構的改革、債務重組與擴大融資規模,是緩解非洲債務與走向氣候發展的重要方法。

2024-06-06 10:00:00

讓世界聽見非洲:Spotify 推動 Afrobeats 席捲全球的商業思維

讓世界聽見非洲:Spotify 推動 Afrobeats 席捲全球的商業思維

近年來,以伯納男孩(Burna Boy)和雷馬(Rema)為首的奈及利亞音樂人,將「Afrobeats」風潮推向全球。背後的造浪者,是超過 2 億訂閱用戶、全球最大音樂串流平台 Spotify。曾掀起音樂串流革命,Spotify 深耕非洲市場,背後的商業策略思維是什麼?

2024-05-21 12:00:00

你從沒聽過的大品牌:中國的傳音如何靠非洲市場擠入全球手機第五強?

你從沒聽過的大品牌:中國的傳音如何靠非洲市場擠入全球手機第五強?

中國智慧型手機「傳音」在 2023 年默默地崛起,成為同業全球市佔率排名第五,單看最近一季,甚至打敗同樣源出中國的對手 OPPO ,躍升為第四名。為什麼一個大多數人幾乎聞所未聞,連中國人都不一定聽過的手機品牌,全球市佔率這麼高?

2024-02-06 11:42:00

時間標記 Timestamp

EPEPISODE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
邀請已成功寄出 Sucessfully s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