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data.title%>

專題 <%:data.title%>

<%:~nl2br(data.summary)%>

<%:data.subtitle%>

<%:data.subtitle%>

#<%:prop.issue%>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prop.title%>
<%props prop.kols%>
<%:prop.realname%>
<%/props%>
<%if prop.column_id != 0 %> <%/if%> <%if prop.topic_id != 0 %> <%/if%>
台灣團隊 Heptabase 如何獲得矽谷第一加速器的青睞?

ISSUE #038

台灣團隊 Heptabase 如何獲得矽谷第一加速器的青睞?

2022-03-28 10:11:00

曾兩度休學的台灣資優生詹雨安甫創立 SaaS 公司 Heptabase 半年,就以台灣本土創業團隊之姿,獲得美國矽谷頂尖創投公司 Y Combinator 的青睞,究竟這年輕世代組成的新創團隊掌握了哪些關鍵實力,進入創業者夢寐以求的矽谷創業者搖籃?

#Y Combinator #YC #Heptabase #詹雨安 #新創 #視覺化筆記軟體

陳卓君

陳卓君 / 副總編輯

採訪寫作

張育寧

張育寧 / 總編輯

審訂

圖片來源 - Heptabase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什麼事?

國中就開始接受台灣資優教育的詹雨安,以物理奧林匹亞競賽備取國手的資格進入台大物理系,卻在 19 歲時決定休學。之後再度進入知名實驗性大學 Minerva 就讀,一年多後決定再次休學。在這兩次休學經歷中,他踏上創業之路,與兩位共同創辦人吳雨川林昱帆成立 SaaS 公司 Heptabase,研發推出視覺化筆記軟體。

  • 在 2022 年 1 月,Heptabase 獲曾孕育出 Airbnb、Dropbox 等企業的美國創投 Y Combinator(簡稱 YC)青睞,是目前唯一以台灣之名成為 YC 企業的新創團隊。
  • YC 孵育出的新創企業亮眼成績與堅強的導師陣容,讓 YC 成了全球創業團隊趨之若鶩的創業加速器。每輪有數萬家新創公司申請加入,但最終只錄取 1 到 2%,所有錄取公司可獲得 50 萬美元的 pre-seed 投資、三個月的創業輔導等。
  • 在創業輔導過程中,YC Partners 會輔導團隊做出受到市場喜愛的產品,並訂下三個月後 Demo Day 的目標,務求團隊在當天能夠成功演示,獲取來參加 Demo Day 頂尖創投的投資。
  • Heptabase 團隊成員平均年齡才 25 歲,立志在全球市場做「the new Internet of thoughts」,其定位在幫助學習和思考的筆記軟體 Heptabase 是邁向目標的第一步。

在接下來的專訪中,詹雨安分享創業歷程與進入 YC 的收穫,一窺世界級創業者搖籃 YC 的運作,讓想要挑戰 YC 的台灣本土創業者都能夠掌握關鍵實力,勇敢一試。

深度對談

question
請您介紹一下 Heptabase 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呢?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Heptabase 是一個幫助學習和思考的視覺化筆記軟體,有點像是 Notion 和 Figma 的結合。主要的用戶包含企業高管、產品經理、軟體工程師、研究人員和學生。

在 Heptabase 裡,用戶可以創建很多白板、在白板上放上很多卡片,一張卡片也可以同時出現在多個白板裡。想像每張卡片都代表一塊知識、靈感、想法,每個白板則代表一個完整的思考脈絡。舉例來說,「如何提升留存率」可能是一張卡片,白板 A 是我在讀的一本資料分析的書,這張卡片在白板 A 上,就代表著我在這本書中某個跟資料留存率有關的知識點;白板 B 是我在思考產品改善的策略,剛好也有「提升留存率」的知識。所以當我在筆記軟體找「提升留存率」的知識時,就會發現它出現在白板 A 和 B,並且可以回到白板 A 和 B 上看看這張卡片周邊有哪些相關的卡片,幫助我穿梭於知識庫中時,回溯當時的思考脈絡、獲得卡片的 Contextual information(脈絡資訊)。

我們未來希望能把 Heptabase 的這種模式打造成 Multiplayer(多人)使用的版本,變成一個全球性的知識庫,每個人都可以把知識庫中的知識重複使用在自己的不同場景思考脈絡中,這些場景的思考脈絡資訊都會被完整保存。

question
開發軟體 Heptabase 的動機與理念為何?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我習慣在網站上搜尋資料,但往往看到資料本身,卻看不到資料背後的思考脈絡,不知道是什麼場景促成這資料產生,這資料與其他哪些資料有關係。例如身為創業者的我,在思考「如何增加用戶留存率」的策略時,在網站上找到一篇相關文章,但這篇文章是在作者所處的某個脈絡下才成立。所以我也希望知道這篇文章的脈絡是什麼?例如作者是做 B2B 或 B2C 的公司?用戶數多少?公司發展到什麼階段?有在籌資嗎?這時候做這個決策的目的是什麼?除了Actual information外,還需要知道 Contextual information,資訊必須放在脈絡之下才有意義。我希望在看到每個資訊時,都可以追到背後完整的思考與現實脈絡,這脈絡應該是要越多越好,不只是看到資訊 silo(獨立存在)卻沒有全貌。

question
Heptabase 帶給使用者的價值為何?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Heptabase 專注在幫助使用者學習和研究,並真實的保存你學習和研究的成果,利用這些成果來產出有用的內容。這是我們產品主要的 use case(使用情境)。

例如產品經理在規劃產品功能時,每天都有新的想法,你可以在 Heptabase 將這些想法做成卡片並加上標籤。當累積了 100 張卡片之後,你可以把這些卡片丟到一個白板上,去分類、連結,理解這些點子之間的關聯和整體架構,幫助你決定接下來要開發的功能是什麼。

question
當初為何會想申請 Y Combinator?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當時在思考是要走 bootstrap(財務不求人)的公司或是 venture-backed (創投支援)的公司,bootstrap 的公司因為只能靠自己的營收,在長時間運作下,公司能發展的規模可能還是很有限。但 Heptabase 一開始就在全球市場做 the new Internet of thoughts、一個能保存每個人思考狀態的 Internet,我們需要的成長速度和規模是更大的,面臨的競爭也是更強烈的,需要更多的資本力量來支持。這並不代表營收不重要,單靠營收決定了公司能不能生存,創投資金則決定公司能生存之後,能否快速在幾年內擴張到更大的規模。

第二個思考的是,要怎麼遇到好的創投資金,與資本市場溝通?我們團隊三人沒有與資本市場溝通的經驗。YC 讓創業者在很短時間內學到創業時要注意的事,例如經營公司、與資本市場打交道、籌資、股權在不同輪次的稀釋、如何建構 pitch(簡報)、如何看待產品十年後的樣貌。在全世界的加速器和創投中,YC 應該是資源最多的,提供的教育也最好的。

question
Heptabase 能進入 YC 的優勢為何?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YC 在選擇團隊時一定是通盤考量,不會只考慮一項條件,畢竟每年有幾萬家公司申請,YC 只收四百家,只靠一個特色是不夠的。我們團隊有幾個強項,第一是我們的執行速度非常快,可以用非常少的時間讓產品、用戶從無到有。我們不害怕推出很破的產品、也不害怕被用戶討厭。我們就是直接發布了再說,用戶抱怨了,我們就繼續 iterate(迭代)。這是 YC 很看重的 quality,看你的團隊有沒有辦法「Think big, start small」,從很小的地方開始高速迭代。

第二是我們花很多時間與用戶對話和分析用戶數據,我們的決策都是基於真實數據,不是憑空猜測。很多申請 YC 的團隊常堅持腦中的想法一定是對的而沒有做實驗,決策流程就比較不科學。Haptabase 團隊會很仔細、謹慎地去確保我們有聽到用戶的反饋,透過資料分析去理解這是不是用戶需要的。所以光是有執行力是不夠的,需要有能力根據用戶的反饋迭代,這也是 YC 很看重的一點。

question
您提到從客戶反饋中改善產品,而不是做出完美產品才推出,這對不少創業者來說是很不容易的,您們怎麼會願意去實踐?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我覺得在沒有任何用戶反饋下的點子都是錯的。大多數創業者一開始都覺得自己的點子是對的,對於用戶需要什麼也會有一堆假設。但是實際上如果你有 100 個假設,可能有 90 個是錯的,最終用戶需要什麼、會怎麼使用你的產品,都必須要親眼看到數據才知道該怎麼調整。沒有人一開始就可以通透了解所有事情,許多成功企業最終的產品與最初的想法是差很多的,只是大多數的人只看到最終版本並以為那就是最初的想法。

我們在 YC 也聽了很多前輩如 Airbnb、Twitch、Coinbase 分享創業經歷,他們在最早期的時候也都掙扎過,因為一開始的想法是錯的,是在與用戶的對話後去調整,才把比較糟的點子轉變為比較好的點子。

question
加入 YC 後的日常運作模式為何?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大部分時間在經營自己的公司。YC 每周都有 talks 可以參加,聽 YC 前輩分享經驗、問他們問題。YC Partners 會幫我們訂下 Demo Day 要達成的目標。在訂出 Demo Day 的目標之後,我們會把目標拆分成每周要達成的目標,每周我們會跟其他公司一起被檢視目標是否有達成。如果有經營上的問題,我們也可以跟 YC Partners 約 Office Hour 問問題。

question
經過 YC 的歷練後,最大的收穫為何?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對我來說,了解專注在成長的重要性是最大的收穫。這裡的成長指的是 Monthly Recurring Revenue(每月經常性收入)的成長。當我們專注在成長時,帶來的好處是全方位的。以前我會覺得若急著要成長,會不會沒能顧好產品。但現在就覺得,就是因為在思考成長,才會知道產品要怎麼做更好。例如提高用戶留存率可以帶動成長,留存率愈高成長越快,那我們就會去解決用戶最痛的問題,例如讓用戶離線也能使用我們的產品,這樣用戶就更願意留下來,我們的成長就變得更快。

如果產品留不住客戶,是沒有辦法成長的,因為新來的用戶比離開的用戶還少。如果沒成長,當前的產品可能就不是用戶需要的產品。

在 YC,團隊會被設定很 aggressive(積極的)目標,Heptabase 在加入 YC 後被訂的目標是在三個月內營收成長 40 倍,這樣的目標是我們在進 YC 之前沒有料想過的。但在專注思考該做什麼才能幫助公司成長後,就會發現這些思考都會讓產品變得更好、讓用戶更開心。

question
過程中會不會覺得很難達到 YC 設定的目標?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一開始對於成長 40 倍是比較沒信心,但是如果拆分成連續十二週,每周成長 0.3 倍,並且很專注在達到每周要成長的目標時,就發現不知不覺就快達成 Demo Day 的目標了。

在籌資的時候,投資者也會問公司的成長數據,看到我們的成長是指數型上升會正向肯定。這也讓公司更有信心不用過於依賴投資者,財務上可以自給自足,籌資時也有更多籌碼,可以挑選好的投資者,而不是等著被挑選。

question
曾有創業者形容 YC 的經歷是震撼教育,您覺得呢?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若公司一直是在成長的狀態,YC Partners 也會稱讚的。但若成長下滑,的確會被提醒是轉換、留存、流量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或是點子本身有問題。

YC Partners 在商業世界的經驗比我們多太多,可以預測每個創業團隊可能的終局。當我們有不切實際的想法時,他們也會直接點出錯誤。例如如果走企業端市場,最終可能會遇到什麼樣的競爭?如果走消費者端市場,規模可以做到多大?YC Partners 會直接挑戰你的想法,讓你知道現在的做法可能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你也能從中去反推那現在要做什麼,才能導致最終想要的結果。

question
在 YC Partners 的指導下,您想像未來 Heptabase 可能的發展方向為何?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Heptabase 有兩種可能的發展方向。第一種是從消費者市場出發,逐漸轉向企業市場。這個過程可能會與 Notion 這樣的公司競爭,但實際上最終的競爭對手會是 Google、微軟、Salesforce。你最終有可能會像 Slack 一樣被 Salesforce 收購成為旗下 suite 的一部分,與微軟和 Google suite 競爭。另一種可能的結局是做出自己的 suite,去挑戰 Salesforce、微軟和 Google。

Heptabase 的第二種發展方向是專注在消費者市場,像 Evernote 一樣 85% 的營收來自消費者,15% 是來自企業用戶。當然,YC Partners 會挑戰我們說:微軟辦公軟體的年收是 Evernote 的 350 倍,我們若走 Evernote 的路線是可能會做小自己的市場。如果做到像 Evernote 的規模,要如何繼續成長?這時我們就要去思考 Evernote 在成長過程中有什麼錯誤的地方是我們需要學習的,需要去模擬並提出我們對於市場的理解,讓 YC Partners 了解走消費者市場也是可行的。

我們希望在消費者市場做得更大,實現 Contextual Internet,但最終的決策權其實不在我們,而是取決於我們的用戶。若我們希望在消費者市場做的東西其實這個市場的用戶並不需要,也是會考慮轉向企業用戶市場。

question
Heptabase 的近程與遠程目標?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從營收上來看,近程目標是每年經常性營收達到 10 萬美元。一年半後的目標則是每年經常性營收可以達到百萬美元。從產品上來看,希望今年內可以把移動端的產品做出來,電腦端版本可以做得更完整,優化功能到用戶真正滿意的水準。

從團隊上來看,會盡量精簡在六人以內,每個人都是多功能的角色,像我負責產品路線、籌資、客服,CTO 負責產品開發和技術管理,設計師負責產品細部的設計決策、用戶行為的模擬,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做資料分析。新創公司在每個階段需要的能力不同,我們就根據需要的去調整。

question
會給想要申請 YC 的創業者什麼建議?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不同的公司情況都不同,但對軟體公司來說,成長、留存率、快速發布產品很重要,早期應該盡可能地透過與用戶對話、了解用戶反饋,快速迭代產品。軟體的好處是迭代快速,一周內就可把點子做成產品、推到市場,根據用戶的反饋做迭代,以成長為目標、做一切與成長有關的事情。只要能做到以上並在很早期創造營收,對申請YC是很有幫助。

創業者沒什麼好失敗的。如果大公司推出的產品失敗,損失的可能是上億的營收。但創業者推出的產品失敗了,就改一改後再推出,沒有這麼難。相較於大企業,創業者失敗的成本是低很多的,失敗很多次還是能繼續嘗試。這個試錯的空間如果不去用,就太浪費了,因為這是你唯一可以跟大公司抗衡的優勢,可以動得很快,直到成功為止。

此次與談人

詹雨安

詹雨安

Heptabas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延伸閱讀

Y Combinator 如何改變世界?

Y Combinator 成功孵育出許多成功創業團隊,其加速器創投運作模式不僅引起業界仿效,也在技術、商業、甚至是文化生態圈上造成了影響。

WIRED

Y Combinator,不怕死的創業精神

從矽谷知名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 的合夥人身上,看見創業者要有「征服全球的企圖心」,並找到具體的起點和明確的利基市場。

遠見雜誌

Anchor Taiwan 邱懷萱:新創站上巨人肩膀的絕佳時刻

由世界前 30 大超級玩家主導的新世界,台灣的機會在哪裡?新創可以不管優勢,從零開始打掉重練,也可以選擇衡量台灣優勢,站上巨人肩膀,靈活應用後,一起跟上全球經濟創新加速引擎。

2021-10-07 11:00:00

時間標記

EPEPISODE #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