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data.title%>

專題 <%:data.title%>

<%:~nl2br(data.summary)%>

<%:data.subtitle%>

<%:data.subtitle%>

#<%:prop.issue%>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prop.title%>
<%props prop.kols%>
<%:prop.realname%>
<%/props%>
<%if prop.column_id != 0 %> <%/if%> <%if prop.topic_id != 0 %> <%/if%>

episode41

podcastIcon 若水國際如何用科技,讓身障者成為企業重要的人力資產

podcast47:06

ISSUE #041

若水國際如何用科技,讓身障者成為企業重要的人力資產

2022-04-14 15:25:00

科技如何協助身障者解決生活中的大小難題、成為工作者,並且找到人生目標?身障者的母親與企業領袖,彼此如何同理對方,找到最良好的溝通管道?

#跳脫身障讓就業找到出口 #「Tech for good」如何改變身障者的工作選擇? #溝通的起點是坦白與同理

stopwatch時間標記

00:00 Intro

03:53 多重身障的孩子需要什麼樣的支持?

11:22 傳遞「Tech for good」的理念,若水在身障就業領域的角色

17:41 從多方角度觀察,身障者就業也能在不同議題中應用?

25:10 作為母親,如何陪伴身障孩子持續向前?

33:07 說出自己的需求,才有機會彼此溝通和理解!

圖片來源 - Microsoft 提供

questionquestion

身障人士佔了台灣總人口數的 15%,對於身障者本身或者切身的照護者來說,生活就像在打怪,不斷嘗試,只盼望能找到關卡的盡頭。身障者就業過去常被認為是政府的範疇,但私人企業如何結合「科技」,運用這 15% 的人力資源,打造更好的身障就業環境?讓「若水國際」告訴你。

  • 「身障就業」過去常被定義為慈善,如:購買非營利組織的烘焙餅,對多數人的概念來說是「做好事」,也因此儘管身障就業與多性別、多種族一樣,被歸納在 D & I(Diversity & Inclusion,多元共融)裡,但仍屬萌芽階段,未知的問題很多。
  • 門檻低的勞務性質工作,特別容易「讓弱勢取代弱勢」,因此若水以「Tech for good」為核心理念,科技的便利不再只會殺死工作機會,更能創造身障者的就業可能,提供人才教育,將身障者視為社會良好的人力資源,實現「身障永續」。
  • 在技術層面衍生 Corner case(邊角案例)的思維,幫助條件式障礙的身障者解決問題,如:引導視障者使用盲用電腦的軟體、讓聽障者的指令可以圖像和文字化等,運用障礙的反面,學習使用可能的工具,提升接收知識及對外溝通的能力。
  • 在心理層面,鼓勵身障者讓自己的障別被暸解,把需求清楚的告訴別人,才有機會發現那些「你不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進而避免誤會的產生,和諧工作場域中與人之間的相處。

若水國際如何推動「多元共融」?怎麼選擇要投入的研發題目,或是找到更多的合作夥伴?請看《旭沙龍》的精彩專訪。

深度專訪

question
陪伴身障孩子的父母就像在打怪 不斷嘗試只盼望能找到關卡的盡頭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今天我們邀請到的很常來我們節目的微軟的產業創新解決方案的亞太區總經理葉怡君 Cathy ,這集的題目過去大家比較熟悉的科技數位轉型不太一樣,而且今天另外兩位與談人也是 Cathy 邀請來的,一位是若水國際的陳潔如執行長,另外一位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業試驗所的助理研究員伍淑惠,但是淑惠今天的身分其實是一位媽媽,今天的角色是硯淳的媽媽。先請 Cathy 跟我們介紹一下兩位。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那我先從硯淳的媽媽開始,我跟淑惠其實是朋友,為什麼我今天邀請他來談這個題目,是因為我們有一次聊到,我在今年其實是在微軟負責所謂的多元包容委員會,那淑惠當時就問我:「你們多元包容都在談什麼東西?」我說,我們今年其實是在談怎麼樣去針對身障的人士,因為我們每個企業其實都有聘僱的一個 Quota,那當然微軟是一個超過 300 人的公司,在台灣也是需要有這樣子的一個防護和法規。

因為我知道淑惠有一個女兒,今年已經考上大學了,一直以來其實淑惠為了要支持她女兒面對他多重的身障,不管是視障跟聽障都需要一些支持,淑惠做了很多努力。那我們一直在談這個部分科技怎麼樣可以協助?或者是企業的環境可以怎麼樣的協助?這也是為什麼想要邀請淑惠來上旭沙龍的原因。

那邀請潔如的原因,其實一直以來若水國際在於身障人士的就業環境來講,是做的非常好的,而且以他們訓練人才的領域來講的話,跟我們一直在談的科技領域和  IOT 數位轉型也很有關係,我知道他們著重在 AI 和 BIM 的領域,那我也對為什麼當初要創立若水的初衷非常感興趣。一路走來 10 幾年來的時間,若水訓練的人才怎麼跟企業的人才需求做接軌,我自己很有興趣,這也是為什麼邀請潔如來參加這次的對談。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硯淳從小就是有視障和聽障,我想要先請淑惠跟我們分享,做為一個母親,您在把孩子帶大的過程裡面,他需要的支持是什麼?您可不可以簡單的跟我們舉些例子?

伍淑惠

伍淑惠

農委會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其實硯淳剛出生的時候是一個沒有什麼特別狀況的孩子,是在弟弟出生的那一年那個月,我們才發現他的視力開始減退,而且是退得很快,聽力也是在那個時候慢慢的消退。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那時候他幾歲?

伍淑惠

伍淑惠

農委會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3歲。我們其實花了很多的力氣去理解他的眼睛和耳朵是怎麼回事,因為在醫學的紀錄裡面,甚至到今天都還是一個從來沒有被報導過的狀況。那也是這兩年才知道他其實是基因突變,這個病過去醫學沒有人報導,也沒有人研究。所以這個病,到底未來他眼睛會怎麼樣,耳朵會怎麼樣,其實沒有任何醫生知道,甚至他發作的狀態不是只有眼睛跟耳朵,還有腦波的異常、肌肉神經的傳導也都曾經出現過問題。

其實我們花了很多的力氣想要弄清楚他的身體怎麼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從小到大帶他的過程,我們很像是在打過關遊戲,不曉得出現什麼狀況。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因為您不知道下一關是什麼?

question
身障就業過去常被認為是政府範疇 若水國際如何推動「多元共融」?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我想要請潔如跟我們分享,因為像淑惠跟硯淳這樣的經驗,我相信也是若水國際長期以來會去關注的面向,但因為您們會更強調「Tech for good」這件事情,就是我們怎麼樣運用科技,或是一些工具來解決這些我們可能已知的問題或未知的問題。

如果以淑惠跟硯淳這樣的例子來看,若水國際在這個過程裡面,您們會扮演的角色大概會是什麼?

陳潔如

陳潔如

若水國際執行長

我覺得剛剛的舉例很好,就是「未知的問題」。其實身障就業在 D&I(多元共融 Diversity & Inclusion)裡面,我們去做了一個調查,調查的範圍非常廣,包含多性別,包含種族這些。但是身障就業的確在 D&I 裡面是剛萌芽,其實在 D&I 裡面算是很小的一個佔比,所以其實未知的東西很多。

但是我們很樂見,就是特別在 2021 年 The Valuable 500,Caroline Casey( The Valuable500 創辦人) 其實一直在推動這件事情,所以漸漸的,我們就會發現說,身障的領域裡面如 Casey 所講的一樣,他是應該被 Highlight 出來的,值得耕耘的。那這件事情裡面他就會跳離一般慈善的概念,去思考這件事情。

回到剛剛淑惠提到的,不管是在家庭或者我們作為一個社會企業,其實只要堅定這件事情值得走下去,那所謂的解決方案就會在這個過程裡面長出來。這一次長出來不順,我們再調整,有更多的夥伴加入,就會讓這些解決方案更加完整而落地,這是我們若水現在在致力發展的,未來我們認為他是一個很重要的,在 D&I 上面應該被著力的議題之一。

question
Corner case 往往是轉捩點?從難題中反而更能窺見未來市場機會?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可是像這樣的模式,其實就會跟 Cathy 在做的事情是高度相關的。今天節目其實也是因為 Cathy  在微軟裡面負責多元文化或是相關的委員會。從微軟的角度來看的話,您怎麼看剛剛潔如談到所謂人力資源的設定?

我們過去會覺得身障好像不是一個良好人力資源的來源,但是來到現在這個時代,我覺得大概分兩種,一種就是剛剛潔如提到的,以勞動力為主的這種人力資源,那我們看到很多的弱勢會投入到這個方向,這是一種;那另外一種就是知識型的工作者,其實身障者他的障礙沒有那麼的高,這也是另外一種人力資源的思考。那從第二種的角度,您怎麼看這件事情?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我也一樣從兩個角度來看,應該是說從一個大的 Pool。剛潔如有講到一個數據是 15%,現在在科技業來講的話,其實科技業人力很短缺,因為他變化很大,所以其實需要很大量的腦力投入,然後才有辦法去讓科技可以持續的進步。因為變化很快,所以我們一直在徵人,一直在人力短缺。特別是大家可能知道,比如說美國就業市場或矽谷那一帶來講的話,搶人搶得很兇。

如果今天我們可以去善用那 15% 的人力,這比較是從一個大數據的角度去看這個事情;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內部其實這幾年一直在推所謂的 Design for Accessibility,就是說,其實剛剛淑惠在講的是說,可能你要做很多的嘗試,因為你一直在撞牆,一直在打怪,這就其實很像我們過去在講的 Corner case,我們在測試的時候常常碰到,Corner case 事實上可能會出現,只是在我們過去的經驗他還沒有出現。

question
永遠要一直勇敢往前走 學會和孩子共同成長是作為母親的最大課題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我們剛才講的都還是技術面和市場面的東西,但我覺得這個題目,我很想回來請淑惠來跟我們分享。剛剛這樣聽起來,我覺得有點慘忍,硯淳很年輕,可是他就要去面對這麼多的挑戰。

作為母親,我相信在一路上走來是滿辛苦的,怎麼樣讓硯淳一直持續擁有正向心態或力氣,去可以支持讓他一直往前走,在看不到跟聽不到的情況之下,我覺得孤單跟孤獨只有他自己知道。另外一個是他無法跟外界溝通,可是您是那個不會放棄要跟他溝通的人,而且您們要一起打怪,在心態上或者是去面對問題上面,您是怎麼陪硯淳,您自己怎麼持續在路上不放棄,因為我覺得要不放棄才能找到方法。

伍淑惠

伍淑惠

農委會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一直都能夠很正面是不太可能,尤其是當一個媽媽。但我覺得就是非得往前走,孩子才能再繼續跟著,如果媽媽先放棄了,孩子大概也就沒有辦法走下去。其實這個過程裡面,我也從硯淳身上得到很多的啟發,他讓我能夠變得很勇敢,能夠變得很堅強。我覺得這是相輔相成的,並不是只有我單方面的付出。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您們是一個團隊,有點是這個味道,您們是個創新團隊。

伍淑惠

伍淑惠

農委會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沒錯,而且其實我並沒有要放大他一些能力比較不好的地方,就像剛剛 Cahty 跟潔如說的,其實我們的觀點是他需要什麼,我們明確的點出來,然後給他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就好了。

其實身障者的類型,雖然我們都分類會成是視障者、聽障者或智障者,可是事實上,每一個障礙的類別都還是有很多的變動。比如說視障者,很多人對他的刻板印象就是他看不見,可是事實上「看不見」這件事情有很多的範圍,比如說有一點弱勢或者是他視野的缺損。

question
誠實坦白自己的需求 才有機會發現那些「你不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我會特別追問這個,是因為前面我們在聊的時候,不管是 Cathy 或潔如,我覺得我們都談到一個事情是關於所謂的障礙跟我們去除障礙這一段,除了很功能性的層面,我覺得還有一個是很心理性的層面,社會的價值理解的部分是我們比較少去觸及到的。

技術不一定能解決,但如果我們去討論他,也許技術、科技還在研究發展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想到更多的可能性。

我想要請教的是,硯淳在成長的過程裡面,您去支持跟鼓勵他,去面對他自己的壓力這個事情上面,有沒有什麼一些有趣的經驗跟啟發是我們未來在思考所謂的身障的時候,我們可以去思考,去站在他們的立場,怎麼樣去跟他們溝通或是理解他們的需求,會更好的、更符合他們世界的宇宙觀的。

伍淑惠

伍淑惠

農委會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這10多年來帶硯淳的過程中,其實我一直都在提醒他或者告訴他,「你必須很了解自己,也能夠很明白的告訴別人你需要什麼」,而且在溝通的部分,你是必須能夠講得很明白的,這樣你身邊的人比較能夠知道如何幫助到你,或者是給你你需要的東西。

此次與談人

張育寧

張育寧

旭時報總編輯

葉怡君

葉怡君

微軟智能工業雲
解決方案亞太區總經理

伍淑惠

伍淑惠

農委會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陳潔如

陳潔如

若水國際執行長

延伸閱讀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微軟工業雲總經理葉怡君:台灣不是大陸的邊陲,而是海洋的前緣

後疫情時代全球供應鏈出現巨大變數,這是台灣擺脫低利潤代工的大好機會,還是會成為一次危機?

2021-11-11 12:13:00

當病毒消失,下一次企業危機是什麼?

COVID-19 疫情未解,氣候異常下的乾旱和洪水愈來愈頻繁。誰有能力達成零碳製造,在零碳產業中領先,誰就能在本世紀領導商業市場。

2021-08-24 09:57:00

AI 智慧韌性時代:從 Cost-down 到 Scale-up

復甦之後更難滿足的全球供應鏈,緯穎科技以 ODM-direct 原廠直銷模式提供智慧製造與銷售服務 ,是打造韌性供應鏈的典範案例。

2021-10-08 12:35:00

時間標記

EPEPISODE #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