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data.title%>

專題 <%:data.title%>

<%:~nl2br(data.summary)%>

<%:data.subtitle%>

<%:data.subtitle%>

#<%:prop.issue%>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prop.title%>
<%props prop.kols%>
<%:prop.realname%>
<%/props%>
<%if prop.column_id != 0 %> <%/if%> <%if prop.topic_id != 0 %> <%/if%>
翻轉北漂族租屋困境,「共生公寓」打造理想生活

ISSUE #060

翻轉北漂族租屋困境,「共生公寓」打造理想生活

2022-08-30 11:30:00

出社會後開始工作,你的理想生活會長什麼樣子呢?是下班後回到 3 坪的單人套房,躺在床上看劇?還是在設計過的公共空間放鬆,有一群不同背景的室友談心?「共生公寓」是什麼?將如何改變居住不正義?

#共生公寓輕鬆擴大生活圈 #房子是租來的但生活是需要創造的 #專業管理團隊不怕遇到惡房東

陳信如

陳信如 / 採訪編輯

採訪寫作

陳卓君

陳卓君 / 副總編輯

審訂

圖片來源 - Unsplash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什麼事?

北漂青年一定體驗過的找房壓力:狂刷租屋網站,深怕錯過好的房間;現場看房卻發現屋況老舊、裝潢奇怪;在時間跟租金的壓力下,簽下不甚滿意的租約。

  • 對於租客來說,想在雙北市租屋常面臨到以下的問題:
    • 房價高:過去十年,雙北捷運站點一公里內的套房租金,平均上漲 30%,同時,根據勞動部統計,青年平均起薪的漲幅僅 16%。(報導者
    • 供給不足:台灣租屋市場比例為 8-13%,相較於其他國家在 25-40% 的區間(日本 33.2%、澳洲 29%、美國 30.8%),規模非常小。(鳴人堂
    • 市場不透明:台灣有九成是小房東租賃行為 70-90% 呈地下化的黑市狀態,房東自訂租屋規則,政府無法監管,若有不合理的要求,房客只能自行承擔,像是不讓房客報稅,房客無法申請租屋補貼、用各種名目亂扣押金、無理由提前解約等問題。(Social Lab 社群實驗室
    • 品質差:台北多是老舊公寓,有各種奇怪的屋況,房間的牆壁破洞、廁所沒門、沒有對外窗、頂樓加蓋...。(報導者
  • 除了面臨住的問題,北漂青年也常在陌生的城市中有孤獨感、交友圈受限。
    • 剛進入職場的北漂族住在單人套房,因在當地無社群連結,下班後覺得寂寞、無聊,心情隨之憂鬱。(詳見文末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黃若穎訪談)
    • 工作後,認識的人都是同產業的同事,無法接觸到其他職業背景的人,難以擴大生活圈。(詳見文末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黃加昇訪談)


「共生公寓」實現理想生活

因應上述租屋與生活問題,以共享經濟為核心的「共生公寓」興起,由專業的團隊經營管理,打理好私人居住空間跟公共空間,讓一群人住在一起、共享資源,創造以社群交流為導向的租屋環境。(Conscious Coliving

  • 專業管理團隊,簡化租屋流程並提供便利生活
    • Zuyou 以企業化經營,簽約、付租金、修繕申請皆可數位化。香蕉同居中則是把關房屋的便利性、整潔、設備等,並提供基本的生活備品,讓房客只需一個皮箱就能入住。(詳見文末 Zuyou 創辦人黃聖皓、香蕉同居中創辦人黃若穎訪談)
    • 玖樓的房源則皆在捷運站附近,提供垃圾清運、郵件收發等服務,每天早上六、七點有專業清潔人員打掃,確保房客一起床就能使用乾淨的廚房、衛浴等公共空間,而 Home Sweet Home能源費包含在租金中,不需另計。(詳見文末 玖樓共同創辦人潘信榮、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黃加昇訪談)
  • 社群多元,高占比公共空間提供交流機會
    • 以公設比來說,3-5 層的公寓或透天約 0-15%,7-12 層樓的華夏約 15-25%,10-12 層樓以上的社區大樓約 25-30% 以上。共居的公設比至少要達到 40%,房客才有好好煮飯、辦活動、交流的空間。(詳見文末 玖樓共同創辦人潘信榮訪談)
    • 非學生的房客中有 30% 為自由工作者,房客會發文案、攝影等接案機會給彼此,共居變成在外接案、微型創業的人一個工作網絡的平台。(詳見文末 玖樓共同創辦人潘信榮訪談)
    • 房客有著不同領域專業,如科技業、醫生、行銷等,同時因疫情穩定,外國房客比例回到六、七成,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增加人脈,認識不同文化、產業背景的人,建立深厚友誼。(詳見文末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黃加昇訪談)
  • 不只租房,更享有「食、衣、住、行、育、樂」整合服務
    • 香蕉同居中跟共享機車 WeMo Scooter 合作,房客最低有月租 $799 的「騎乘生活專案」。(Man’s Fashion
    • 玖樓打造可容納多人的廚房空間,工作空間有插座和 Wi-Fi,甚至會供應咖啡,以及給 YouTuber、Podcaster 網路工作者的錄音間和會議室,還有提供免費瑜珈課程的休閒空間,煮飯、工作、休閒三大需求一次滿足。(詳見文末 玖樓共同創辦人潘信榮訪談)
    • 另外,玖樓與不少生活品牌合作:房客下樓就能使用共享汽車 Zipcar 服務、訂閱「果物配」拿到宅配的蔬果、東區潮流店「墨子」進駐理髮服務 、「人生學校 School of life」開設自我探索課程及工作坊、「好眠事務所」提供物理的方式減輕失眠等。(明日誌


共居產業在台灣的瓶頸?

  • 市場對共居認知不足、意願不高
    • 租屋需求的青年多,但卻很少聽過「共生公寓」,需要持續推廣此概念。希望未來在 591 等租屋平台上,除了套雅房外,亦有「共居」的選項。(詳見文末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黃若穎訪談)
    • 過去經營過小規模三、四房的分租,台灣人願意住共居的不多,還是偏好找朋友一起租房。(詳見文末 Zuyou 創辦人黃聖皓訪談)
  • 房源難找,規模無法擴大
    • 最理想的共生公寓是交通便利的整棟式公寓,台北空間小、租金貴,不易找到理想房源。台灣雖有不少房產,但建商偏好蓋豪宅賣掉,也不願讓業者做租賃使用。(詳見文末 玖樓共同創辦人潘信榮訪談)
    • 台灣的房東多為中高年齡層,因為對共居概念不熟,寧願租給小家庭,也不願意跟共居業者合作,共生公寓拓點不易。(詳見文末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黃加昇訪談)


未來該如何?

  • 不管是業者聯合或是政治人物主導,未來希望能把台灣的租屋市場組織起來,不是房東自訂規則,而是能更透明、更有系統的保障租屋者權益,業者也較好洽談到合適的物件。(詳見文末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黃加昇訪談)
  • 世界衛生組織預測在 2050 年,超過 70% 的人口會住在都市。租金持續上漲、城市疏離感、憂鬱比例增高,重新定義我們對於「家」、「工作」的概念,且因著疫情,數位遊牧人數增加,共居、共享辦公的型態將會持續發展。(BBCForbes

共生公寓在台灣如何經營?誰適合選擇共居?如何利用共享經濟提供房客有質感的生活?請看《旭時報》與共居、包租代管經營者的深度訪談。

深度專訪

question
為什麼想在台北打造居住空間?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台北一直以來在居住上的選擇都蠻狹隘的,以租屋族來説只有兩種,一種是隔間好的套雅房,套房不能煮東西也沒有客廳 ; 另外一種是找兩、三個朋友一起承租一戶。

所以我們想嘗試什麼樣的模式、空間、服務更符合當代人的生活需求?可能需要更方便的服務,不論是最基本的傢俱配好,甚至是生活上配套的基本服務、居家清潔、管理等,或是更進一步,讓這個空間對居住在城市的人感覺是友善的。我們的本質就是一個規劃跟管理公司,去做整體的規劃和後續的管理以共居空間來講,大部分房客給我們很正向的反饋,他們不想要每天只有公司跟回到一個小房間裡,希望回到家後能有更多可能,所以我們覺得很值得做下去。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我們在 2012 年經營青年旅社叫 Banana Hostel,因為據點在東門,經常有來師大學中文的外國人或交換生來住,他們之後再去找其他短租的地方。那時青年旅社還沒有很多,租屋的環境都是以長租跟一般的傳統房東為主,房東比較沒有那麼歡迎外國人租房,尤其短租也很難找。之後到 2015、2016 年,青年旅社越來越多,大家有點削價競爭,加上政府法規問題...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們屬於包租代管公司,當初在選擇租賃商業模式時,我們對共居的定義是分租套雅房,希望幫忙外籍學生找房子,因為他們大多獨自來台,比較難自己租一整層三、四房的空間,所以我們當時是一層空間分租房間給不同的外籍生住,一開始有認真在做共居。

之後延續這個商業模式,找很多房子分租,也搭配台灣人進去,但衍生出一些問題,像室友的協調、公共區域的整潔、生活公約、水電費的計算等,我們發現這樣小規模三、四房分租的狀況下...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我們幾個創辦人以前在國外唸書、工作時會找室友分租,室友是各式各樣的人,那種文化交流的感覺很棒,之後回到台灣,台灣比較單一民族,很難打造出國外那樣的感受,所以一開始想做跟文化交流有關的事情,但還在摸索階段。回台灣工作五、六年後,也發現自己的生活圈都是同產業的同事或以前的同學,像我之前做工程師相關的產業,要我去認識做音樂、教育相關的,如果沒有刻意尋找,不會自然而然產生新的生活圈。所以當時想說就從居住開始,如果在家就能很輕鬆的跟不同文化、不同職業背景的人交流,我們覺得是很棒的事情,就開始做以交流為導向的共生公寓

question
台灣青年對共居產業的接受度為何?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覺得至少以台北地區來說,接受度是蠻高的,不論是從住房率、申請量來看,或是從社群上的回應上,社群上是他沒有住過但他有在長期關注的人,還有經由實際住過的人給的反饋。

如果把共居產業分成供給方跟需求方...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雖然我們從 2016 年開始經營共居,到現在也蠻長的時間了,發現還是很多人沒聽過共居,蠻希望把共居的概念推廣出去,尤其在台北市蠻難找價錢 ok、屋況比較正常的,所以我們覺得可以提供大家另一個選擇。我們現在是三、四人房的合住房比較多,都是在台北市中心,離捷運站近的地方,本身這樣的地理環境的租金就比較高,希望能用共享經濟的概念,讓大家用不會太貴的租金,住在好的地段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共居產業在台灣,大家都想做出自己的品牌管理公司,因為共居這個概念很有趣,蠻容易行銷的,就是大家住在一起、公共空間非常漂亮等,但若是站在商業的角度去看,這沒有很大眾化,台灣人願意住共居的不多。因為我們公司想要做到大規模,所以之後就沒有去強調這件事,因為再怎麼做下去,也是有很明顯的天花板。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最近有越來越多人洽詢我們相關的資訊,所以我覺得台灣青年現在的接受度蠻高的,也有在上升的趨勢。如果他的個性不是很喜歡獨處的話,通常大家只要工作過一陣子,都會蠻願意嘗試這種居住模式。

question
共居產業跟二房東、一般租屋的差異在哪?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兩個最大差異,一個是共居多了很多公共空間,如果是租一個套房,廚房一定很小或只有一個加熱爐,根本無法好好煮飯,也沒有好的客廳,而共居相對來說,可以享有的公共空間更多。第二個差異是共居跟服務式的公寓一樣,從日常的管理、居家清潔甚至是郵件的收發等都有包含,再來是玖樓有跟很多共享產業結合,像共享汽車或是有 Coworking 的錄音室、會議室,等於你雖然住一個地方,但我們幫你把工作、社交等需求都整合在一起,這樣整合的服務不是一般租屋可以體驗到。

共居在定義來說...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我們的角色比二房東多了服務跟管理的功能,有更多跟房客的接觸,有些房客連生活上、感情上的問題都會跟我們聊,即使搬走了還是有繼續聯絡,變成朋友,我就覺得這樣蠻好的。

我覺得差別最大的就是在...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認為二房東只是一種經營方法,目前市面上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包租、另一種是代管。包租本身就是二房東 ; 代管是業者幫屋主進行房子的管理,但出租要怎麼租、租多少,都是在屋主手上,不是在管理方,這兩個概念不太一樣,但對尾端消費者來說差異不大。

我們主要是做空間管理和房客管理,以及幫屋主做出租管理,讓他盡量不會空房子,讓房子的價值提升,也幫助房客減少可能會有的修繕糾紛。

我們跟傳統包租代管的業者不同的地方...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二房東其實不太會去做內部管理,普遍上對於房客的問題,他們都沒有標準化的處理流程,每個二房東要怎麼管理都是自己的個性,你遇到好的管理者當然很舒服,但大部分的人碰到的都是不太好的狀況,所以二房東的名聲才會這麼差。我們的區別在於品牌化的經營管理,提供每日垃圾清運、每週一次的清潔打掃水電費也包含在租金裡,給了房客很多的方便,若是房客間有摩擦,我們也可以幫忙溝通,不需要房客自己處理。

question
您們對「家」、「理想生活」的想像為何?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覺得理想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種,但共居就是把居住空間變成一個平台,讓居住的人有機會實踐他們想要的生活方式。比如說對於一般上班族,他可能想要有方便、舒壓的空間,讓他回到家是放鬆的,不用煩惱太多瑣碎的事情,像是追垃圾車、打掃等,所以我們就會導入很好的服務跟放鬆的瑜伽課程。對於自由工作者來說,他的理想生活可能是...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我們其實也沒有到希望營造出什麼夢想中的環境,我們比較希望透過我們的營造,讓大家住在一個比較有 style 的空間,回到家可以放鬆,屋況或設備損壞有人會立即處理。我覺得每個人的理想生活不太一樣,所以沒有朝這個方向思考,而是提供共居這樣另一個選擇,你再去評估什麼樣比較適合你。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們在裝潢房子時,首先當然是限制預算,看屋主願意給我們多少預算做裝潢,在一定的預算下,我們首先確保這個房子有達到基本生活需求,再來依屋主給的預算去選擇裝潢階段。

舉例來說,這個屋主他的房子有漏水之類的問題,但他預算不夠,這樣我們就無法承接,那相對來說若一樣是漏水的房子...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大家剛來到台北工作,對於台北都有想像的樣子,也會怕自己格格不入,我們希望大家不管是什麼原因來到台北,都可以在我們這邊有舒適的感覺。之前有來自英國和瑞典的室友,那段時間因為三級警戒不能出門,很慶幸有找到這樣的生活模式,每天都在家所以有緊密的連結,彼此會聊未來的規劃、對感情的想像、家人之間的狀況等,回國後也有自己再聯繫,會一直回想到這段生活。

question
多數房客的國籍和背景?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們大概有三、四成的非台灣人,年齡上主要分佈在 25-35 歲,但是到 40、50 多歲的也有,平均年齡大概是 30 歲。工作區分來說,90% 是非學生,非學生裡面的工作類型有 30% 是 SOHO 族、自由工作者,40% 是一般上班族,上班族的工作類型蠻多的,一般科技業、金融業都有,其中有 30% 是屬於不用進公司的,所以通常在房間、公共空間工作。平均租期大概是半年,最短是一個月,約有五成是半年以下、五成是半年以上。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現在是以本國籍為主,疫情前可能是是 75% 的台灣人,疫情這兩年外國人的比例大概降低到不到 20%。上班族和青年比較多,也有很多是家裡原本住台北市,可是後來不想繼續跟父母一起住的,不過主要還是以在台北工作的外地人為主

租期的部分...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大部分是台灣籍,房客的年齡大概分佈在 22-40 歲之間。

我們沒有特別針對年齡層,但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招租屬性跟房子的宣傳管道,所以房客有很明顯的輪廓,大部份都是剛畢業不久的上班族,在 24-30 歲中間,有找好一群朋友一起住的族群最多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疫情前外國人的比例是八成、台灣人兩成,疫情後因為大環境的限制,台灣人佔大部分,但目前疫情狀況穩定後,外國人的比例回到六、七成,台灣人降到三成,不過台灣人在沒有外國人國際交流的狀況下,還是會願意用共居的模式遇到其他領域的人。

外國人會佔大宗,也是因為...

question
如何打造出「跟人互動的空間」?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覺得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這些空間有沒有符合大家的日常需求?」我們使用最多的公共空間有三個,第一個是共用廚房、第二個是工作空間,尤其像自由工作者或因疫情需要彈性在家辦公的,我們提供相對舒服的工作空間,第三個是瑜伽空間,每週都會由專業的老師帶社區瑜伽課程,住戶可以免費報名。

使用量最高的這三個空間,空間能不能滿足客群、符合現代人的需求?不論是社交、工作、舒壓,能不能在一個住宅去滿足他?

第一個回應到...

question
如何營造房客間的社群凝聚力?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們會定期舉辦課程和活動,但這只佔所有活動的 30%,70% 是當房客連結認識後,之間就會自己去互動和組織其他活動,只是一開始會需要有人去推一把,那房客對我們辦的活動參與率蠻高,通常大家喜歡跟吃、認識人或跨文化交流相關的活動。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我覺得其實不需要干涉太多,我們也不想要強迫大家,因為他回家也不一定很想要跟別人社交,希望大家是自然形成社群,所以基本上是利用縮小房間空間跟加大公共空間的方式,讓大家比較自然的,像他們要煮飯一定要去公共空間的方式,跟別人自然有互動。

除了公共空間讓大家互動之外,我們也會...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們目前沒有做這件事,在一個商業面來說,這目前來說不是很有商業價值的東西,行銷面也不是很有利,但我們未來會考慮做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我們會舉辦不定期的小活動,像是煮火鍋、看電影等,參與度蠻踴躍的,之前辦派對時把各個館的室友都聚在一起,每位室友都有來,加快大家凝聚起來的速度,但不是必要的,因為在共居的的機制下,內部的公寓會自然產生凝聚力,不太需要特別再去營造

question
您們會篩選房客嗎?怎麼篩選出理想的房客?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房客的篩選基本上有兩關,第一關是線上的申請單,申請單上會有開放式的問題,包含個人自我介紹、興趣、有沒有想參加的活動、想認識什麼樣的人,透過申請單就能過濾掉非常多可能不是那麼認識共居,或不是為了共居而來的人。第二個是制式的生活規約,我們有點數的機制,對於一些生活習慣不好像半夜大吵大鬧,或是真的影響到社區的安寧或安全,我們在很制式的社區規約裡面,會用點數的方式登記,嚴重的話就會提早解除合約

我們不會去篩所謂的「理想房客」,只會說...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會,但我們沒有很制式的標準去篩選。

一開始我們會請他們用 LINE 詢問。有些人打電話來,我們請他們加 LINE 詢問,他們就會說「阿那就不用了」,這樣子講話的感覺,我會覺得他可能不是我們想要的房客。第二步是我們會去了解他的背景、年齡、工作,如果他很願意回答,很願意告訴我們入住的動機,通常入住進來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如果是防備心很重,不太想回應,他可能就不太適合共居。再來是年齡我們設定...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們會做基本的篩選,主要是房客有沒有能力繳租金、會不會去搞壞房子等,但除此之外只要大原則沒有太大的問題,我們不會去細分一定要是什麼背景的。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我們有三道篩選流程,第一道篩選是在申請前,我們會請室友填寫問卷,問卷上的問題有功能性的:入住多久?什麼時候入住?還有自我介紹的部分,我們蠻看重自我介紹的,會詢問他為什麼來台灣?(外國人)為什麼會來台北?(台灣人)為什麼想入住共生公寓,不去住套房?室友會寫一些原因跟他小小的故事,那有些人會拒絕填寫,覺得我都還沒要入住為什麼要填寫?這種比較不願意分享的人,我們認為不太適合住共居

第二道篩選是...

question
您們如何管理房客間的衝突,例如行為不良、生活作息不一等?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們以不要造成他人困擾為最高原則,不會說十點要熄燈,幾點要幹嘛的這種制式規定,但最高原則是彼此尊重,我們基本上接受房客通報,不會自己去稽查。如果你被別人通報過很多次,代表你個人行為有需要調整的地方,可能收到某房客兩三次半夜太吵或衛生習慣不良,我們就會進行通知和登記。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覺得共居最大的關鍵還是居住的人彼此的溝通和尊重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如果是偷竊的話,我們無法接受違法的行為,會請他離開。我們有遇過一個偷室友錢的,因為公共空間都有裝監視器,真的拍到他從別人的錢包拿錢,我們就請他限期內離開。也有遇過對女生比較不禮貌的,這個請他隔天馬上離開。如果是跟室友發生摩擦,在有人投訴之後,我們會先了解彼此的生活習慣,知道兩方的說法後,我們再居中協調,看有沒有辦法取得平衡。真的沒辦法的話,我們會問其中一位有沒有考慮搬到別的房間或公寓,試著找出讓彼此舒服的居住方式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對於行為不良的房客,這要看我們知道的程度。生活習慣不良有三個階段,首先是房客剛發現,這個如果願意溝通就會自己溝通掉 ; 第二個階段是房客不太願意溝通,需要我們介入,我們介入就會在群組裡說,或是約時間現場談 ; 第三種階段是...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我們第一輪會先做室友間的軟性溝通,要是不行,第二輪我們會將房客轉房,若轉過去還是有衝突,我們會去評斷這個人適不適合住在我們這邊,其實不太難判斷,只要從衝突的起點就能大概知道哪一方的問題更大,最後還是不行,我們就會終止租約,請那位室友找其他地方住。

除此之外...

question
您們是如何導入科技讓租房更便利?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們應該是台灣前幾名做線上契約線上付租這件事,我們是用自己寫的系統,但後來有幾家公司近期也在做這個,他們財力比較雄厚所以系統寫的更好,所以大部分市面上很多公司都用他們系統,現在這件事情已經沒有到那麼特別。

我們另外在租屋上做科技化的部分,首先當然有...

question
目前營運上遇到的挑戰?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最大的挑戰來自於供給面,空間供給的不足,因為台北的空間很少又很貴,在財務上也要足夠支持這樣的運作。我們在搜尋適合的房源上,主要是找空間夠大、位於台北或新北市區交通方便的地方,這樣的空間不易取得做租賃上的用途台灣雖然有不少房產,但通常是蓋完就賣掉,因為賣房子才賺錢,所以空間當然有,但因為做共居比較沒有做豪宅賺錢,所以建商寧願把樓拆掉蓋豪宅,也不會拿去翻新做租賃。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疫情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大家回到家沒辦法維持一定的社交距離,疫情發生時住房率下滑了不少,再來是競爭者也越來越多,雖然説共居還不是普遍大眾都有聽過的名詞,但也有更多的業者投入這個市場,所以也不是這麼容易經營。

另外房源的拓展不容易...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最大的挑戰是找到理想房源。「包租代管」這個角色在台灣接受度不高,很多房東還是用 591 租屋平台或口耳相傳的介紹,比較偏好租給單純的小家庭,我們去洽談時,他們一聽到我們是租給 20-30 歲的上班族或外國人,會覺得室友一定都是吸大麻、辦轟趴,有很多錯誤的想像,所以不想要租給我們,這樣在台北拓新的點就非常困難。

台北普遍擁有房產的人都是...

question
您們跟其他共居品牌的差異?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玖樓非常扣連在「分享」的概念上,我們不只辦活動,還有把很多共享經濟的食衣住行整合起來。初期我們有跟 Zipcar 合作共享汽車的租借,停在門口他下樓就可以租用,還有其他公設的服務,像是給網路工作者 YouTuber、Podcaster 的錄音間、會議室。我們把工作上、社交上、交通上這些事情都用共享的概念整合在一起,所以最核心的概念還是在共享的整合,希望住客不是只有租房子共享而已,整個生活「食衣住行育樂」都可以整合,當然還有很多東西還在努力中,但我們會想要把這個概念做得更徹底。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我們會希望在共居能有更活潑、流行、酷的的元素在裡面,讓住在我們這邊的室友,生活是很好玩、很有趣的。我們目標是找尋更多好玩的品牌合作,或是在辦活動時把他包裝的更有主題性

我們在新公寓準備開放前,本來有兩場試住活動,但後來因為疫情,加上空間完工的時間有延遲蠻可惜的。第一個本來要跟...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首先是我們在各個據點的管理上,入住環境都一樣,也都有提供垃圾清運、清潔打掃的服務,再來是我們的能源費有包含在租金裡,還有我們的文化交流也較多,其他品牌可能多是台灣人,我們的據點也很多。

另外我們也有在經營...

question
未來發展的規劃?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我們會持續拓展更多的點,拓點鎖定台北跟新竹,因為新竹有大量外來的年輕工作人口,加上他們產業跟城市的特殊性,比較接近台北的居住需求。同時,我們也會把共享的服務從食衣住行育樂整合的更完整,去實現說你今天完全不需要置產、不需要買任何東西,都可以透過住在一個地方,就能享有這些服務

主要希望讓這樣的生活方式帶給更多人,我們也不排除做比較偏旅館的形式,變成更短的租期,或是結合更多的共享空間或共同工作空間,把他做得更完整。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會看有什麼酷活動可以辦,開發據點也可能是接下來會做的,但現在就是比較傾向跟建商合作,建商有房屋是之後專門以租賃為主的,我們跟建商一起規劃出可以做什麼樣的房型,不一定是共居,有可能是給更高年齡層的像是家庭、沒有小孩的夫妻或退休的人但他不跟子女住,類似這樣子成人版的共居公寓

目前沒有考慮往其他縣市發展,之前有台中的屋主找我們一起做共居,談了以後覺得不太行,因為...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們的目標是站在包租代管的角度,變成台灣第一的租屋品牌

在包租代管這個領域上,台灣目前最大家是兆基,但兆基的品牌力較很差,所以我們希望先在品牌面打敗他,現在很努力在做 YouTube 和其他網路行銷上。另外我們也想擴點到台灣各區域,所以今年努力在台中、新竹、桃園、高雄,希望能在兩三年內把點拓起來,在拓點的策略上,我們會找當地業者做合併或談結盟,這會比較快,如果慢慢自己找速度會太慢。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我們希望能成為台灣共生公寓的領導品牌,或是拓展到全球各大關鍵城市,變成知名跨國品牌。國外拓展會以國際化的城市為主像是曼谷、東京、首爾,台灣的話因為創辦人的地緣關係,我們可能會拓到台中。

除了拓點外,我們也希望...

question
對共居產業在台灣未來的想像?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因為現在租屋還是會先上 591 看,591 是傳統的公寓、雅房、套房這些分類,我們希望這樣的平台可以多增加一個「共居」,那就表示共居已經是可以被大家廣為接受的概念,近期在共居的目標是希望可以做到這樣。

共居的概念是蠻需要我們去推廣的,可是也不是說共居是唯一的解方,而是在傳統租房的選項上,大家可以多一種選擇,不一定找屋主或找別人房間空出來找室友,可以找我們像業主經營租房的方式,或許你會發現你可能很適合這樣的居住環境。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我認為長遠發展下,共居會變成兩種,一種是真的大坪數,可以共用很大的生活空間,像是共用廚房、共用大客廳、公共空間,衛浴也是集合式的,接近宿舍的感覺,會是比較好的方式 ; 另一種是小型態的共居,房客本身找好認識的人當室友,因為他們不是家人,定義上也是另一種共居,因為互相認識或有一定的關係,室友間的生活摩擦會較小。

要讓大眾接受共居,我認為...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台灣的青世代還是不太清楚「共居」這個居住方式,希望大家未來在找房子時,除了套雅房外還知道有一個共居這第三種選擇,大眾普遍度再高一點。整個租屋市場的管理也能像日本這樣發展,這樣大家居住比較有保障,不然房東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沒有人去規範他們,押金想怎麼扣就怎麼扣,東西壞了房客要自己修等。

希望未來台灣的業者有人願意...

此次與談人

潘信榮

潘信榮

玖樓共同創辦人

黃若穎

黃若穎

香蕉同居中創辦人

黃聖皓

黃聖皓

Zuyou 租寓(Zuker、寄寓)創辦人

黃加昇

黃加昇

Home Sweet Home 運營經理

延伸閱讀

聽到了嗎?年輕世代需要什麼樣的住宅政策?

在許多人的觀念裡,「買房」是人生必經的目標以及過程,但是隨著房價的高升,基本薪資與房價的漲幅不成正比,「住不起」似乎已成為民怨之首。當年輕人不再視「買房」為人生必要成就時,到底什麼樣的「住」對新世代來說才有價值?

2022-07-13 18:30:00

疫情後的「家」,長什麼樣子?

1918 西班牙流感後「梳妝台」出現;100 年後的 Covid-19 疫情,又會讓我們的「住家」發生什麼變化?空氣怎麼傳播、隔音怎麼導流......新住宅的設計哲學正在翻轉。

2021-09-28 14:00:00

過度城市化為人類和生態帶來的問題

繁榮的就業機會攘全球一半人口移居到都市,但都市化的同時兩種問題出現:貧困、環境退化,強而有力的都市規劃將至關重要。

National Geographic

對數位遊牧者來說,十個在歐洲超酷的共居空間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遠距工作,共居是數位游牧者所追求的生活方式,不僅有共享辦公空間,更能結識來自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人,以下是歐洲十個最酷的共居空間。

Travel off Path

時間標記

EPEPISODE #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