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data.title%>

專題 <%:data.title%>

<%:~nl2br(data.summary)%>

<%:data.subtitle%>

<%:data.subtitle%>

#<%:prop.issue%>

<%:~formatDate(prop.online_date, 'YYYY MMM DD')%>

<%:prop.title%>
<%props prop.kols%>
<%:prop.realname%>
<%/props%>
<%if prop.column_id != 0 %> <%/if%> <%if prop.topic_id != 0 %> <%/if%>
社會急速變遷,企業如何以積極「社會創新」實踐 ESG?

ISSUE #061

社會急速變遷,企業如何以積極「社會創新」實踐 ESG?

2022-09-07 10:30:00

大眾對於 ESG 中的環境議題並不陌生,但對於 S 所代表的社會層面所涵蓋的範圍,卻不見得十分了解。在 ESG 中的「S」與過去的企業社會責任有何不同?面對社會快速變遷,企業該如何有積極的「社會創新」作為?

#所有的企業都可以是社會企業 #社會責任不只是消極符合法規 #積極社會創新來自合作

陳卓君

陳卓君 / 副總編輯

採訪寫作

張育寧

張育寧 / 總編輯

審訂

圖片來源 - Unsplash

questionquestion

發生什麼事?

ESG,已成為評估企業永續經營的重要指標。以網路關鍵字搜索量為例,自 2019 年以來,ESG 一詞的搜索量增長了五倍,相較之下,過往常用的企業社會責任(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指標熱門度已經大幅滑落。CSR 和 ESG 的此消彼長,代表在社會快速變遷下,企業的社會責任策略上也有大幅轉型

  • CSR 與 ESG 都與企業社會責任有關,差別在於 CSR 多半是基於企業對於社會的承諾、實踐與自我檢視,但不見得皆能被具體衡量。ESG 則是更進一步的定義出衡量或量化此類社會努力,外部投資者更能評估一家公司的社會影響力。(Forbes
  • 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因為氣候變遷議題受到各界重視,E 環境層面的討論度與具體衡量指標遠高於 S 社會層面。然而,根據 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 的一項分析發現,2021 年與 2020 年相較,與社會相關的股東提案增加了 37%,高於與環境相關的提案 13% 的增加幅度。
  • 上述情況,也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 2021 年 11 月推翻用來駁回股東提案的機制後,讓股東更有機會針對社會重要性問題,向企業施壓。(Wall Street Journal


社會急速轉型,企業跟上了嗎?

ESG 所關注的社會議題涵蓋層面廣,從員工健康與安全管理、資訊安全,到產品責任、風險利益、隱私權維護等。企業為了 ESG 揭露,多採取符合勞工或社會議題基本規定的策略。但社會變遷快速,除了合規,企業面臨的挑戰為何?

  • 企業無法同時兼顧 E、S、G 三面向,甚至出現彼此間相互衝突的狀況。《經濟學人》直指,環境與社會兩面向常會出現衝突,例如為了減碳關閉煤礦公司,但可能因此使員工失去生計。
  • 企業是要為股東創造最大價值,但是考量到多個利益相關者,要達到實現 ESG 平衡並不容易,企業要提供客戶低價的產品、同時兼顧勞工福利、保護環境,該如何權衡取捨的最佳選擇?即使有選擇,也不確定是否會得到股東的明確授權。(McKinsey
  • 歐盟的「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原則重視「永續」、「財務」兩個面向,企業應該要兩者都考慮。CSR 和 ESG 行為上都是回應社會的需求,但 ESG 更關注財務議題:回應社會需求有無適當降低企業繼續經營的風險?如果只是滿足社區需求,但是沒有降低經營風險,代表企業有做 CSR,但是 ESG 沒做好。但反過來說,若 ESG 沒有做好,也代表 CSR 沒做好。(詳見文末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曾于哲訪談)


企業如何創造社會價值?

有別於消極地以符合法規實踐 ESG,現在更強調企業具有「積極性創新」的 ESG 實踐,稱之為「社會創新策略」(Social Innovation)。

  • KPMG Canada 指出「社會創新」是翻轉社會既有運作模式,以追求公平與韌性的行動、產品或服務變革。企業採取的「社會創新」策略,透過商業運作模式轉型來達成社會、環境與經濟價值三贏的局面。(KPMG
  • 企業想要做到社會創新,除了從內部資源做起,亦可透過與社會企業的合作達到社會影響力。(World Economic Forum
  • 公益創投基金 Acumen 與大型企業 IKEA 共同發表的研究報告《Corporate Ready》指出,有約 7 成企業認為,與過往合作過的社會創新組織具備共同價值。社會創新組織的產品服務品質與影響力,是促成雙方合作的關鍵因素。


企業下一步如何實踐?

  • 企業要創造社會價值,策略上需要盡可能與本業結合,才能有續航力。再者,S 要做得深、做得好,一定要與該領域的深耕組織合作,讓該領域的系統效益創作企業的 ESG 價值。(詳見文末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楊家彥訪談)
  • 面對未來經濟,企業在建構現今 ESG 框架時,同時也要思考未來性。例如零售業在員工多元組成表現良好,但現實情況是,很大一部分勞動力是技能較低的工人,最容易因自動化和數位化程度提高而失去工作。公司有責任採取積極措施,來重新培訓現有員工,讓他們也有機會進入技術導向的工作崗位。(Harvard Business Review

台灣企業如何實踐社會創新?對於企業來說,在資源、人力有限下,該如何從廣泛、多元的社會議題面向中,找到合適的路徑?透過以下《旭時報》與各界專家的訪談,一同來了解企業可以如何實踐。

深度專訪

question
過去強調的 CSR 和目前 ESG 中的「S」倡議是否相同?主要的差異會在什麼地方?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ESG 這觀念大概有二十幾年了,1998 年我第一次在文獻上看到 ESG 時,概念很簡單,就是企業不要只考慮股東權益,要關照到其他多元關係人,比如說 E 環境、S 社會、G 就是多元關係人的利益治理,但企業把股東權益以外的價值都當作 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處理。所以 ESG 老早就存在,企業過去訴諸自治,股東權益以外的都是企業社會責任,所以可以把 CSR 想成是 ESG 1.0 版

S 可以包括企業所在的社區、企業的人資關注員工更深的層面,如員工的家庭與工作的平衡;以及品牌經營。例如同是連鎖通路,全家和 7-11 要如何做出品牌差異?其實最後都會是在 ESG 上面的著墨。S 對企業來說,可以是員工、品牌經營策略元素、與組織無直接相關的社區成員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CSR 是外部觀點的意涵、outside-in(由外而內)的概念,講求的多元利害關係人的觀點,這是企業社會責任強調的,需要有包容性、回應利害關係人關注的議題。ESG 談的一樣是人權、公益、氣候變遷,只是從投資者的觀點出發,而 CSR 的多元利害關係人的觀點,有時是對永續的影響,不見得會造成財務影響。所以 ESG 的範圍又比 CSR 更收斂到對企業長期的財務影響。像是 ESG 就會連結到企業內部人力資源的社會面,或是像勞動法規的遵循,回到企業營運的觀點來看待,更貼近企業管理的運作。

ESG 的「S」可以區分成內外部觀點,內部觀點包括人力資本、職業安全衛生,外部則是社會資本,管理企業與社會的關係,例如企業是否誠實揭露資訊、誠實透明。

蘇巧慧

蘇巧慧

立法委員/立法院永續發展目標策進會 首席副會長

CSR 主要是企業永續經營要「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概念,而 ESG 則是具體衡量價值的指標,因此雖然 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和 ESG(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兩者的「S」都是指社會(social),但前者 CSR 的「S」涵蓋了較廣泛的整體社會,而 ESG 的「S」則是著重於企業經營時,對各方利害關係人的影響。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為何現在的 ESG 有機會變成 2.0?有兩個關鍵發展,讓 ESG 扣接到資源、機會,甚至是法規,讓企業動起來。像是 E 的議題,目前大家重視的多半 E 裡面的碳議題,因為去年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氣候峰會,幾乎所有國家都有自己的淨零目標,包括台灣。如果回顧過去二、三十年的氣候變遷大會,幾乎都是失敗的,《京都議定書》基本上是失敗的。為何去年會有這樣的轉變?這關鍵在歐盟...

question
目前有哪些評估機制來衡量企業 ESG 的「S」?或是企業需要自訂社會面向的目標?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與其說指標,我想需要探討的是指標與實質情況的連結。就 E 環境議題,指標是通用一致的。但社會面指標與「人」相關,需要去問「這群人是誰?」、「這些人在什麼地方?」,屬人又屬地的議題,在特定區域有特定的議題,並非客觀性的放諸四海皆準。

企業面對屬人又屬地的社會議題,mutual respect(相互尊重)、共榮是前提,若沒有做到這個前提、侵害到他人,其實是不可能做到 CSR 或是 ESG。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重點應該不是在有沒有衡量指標,而是政府有沒有強制規定。例如農業部門現在沒有明確的碳匯計算,可是大家都急著要去算。只要有誘因,自然就會有量化的方式。所以我想問題不是在於缺乏客觀的量化衡量,而是因為 S 目前仍訴諸企業自治精神,還沒有用實際法規強制

question
過去企業社會責任會以捐助、符合勞工權益等法制遵循為主,現今的社會責任會更注重哪些?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打個比方,CSR 如同面對一萬位利害關係人,當這一萬位利害關係人說這家企業是好公司,代表就是好公司。ESG 則是一個金融機構或主管機關,從評估上萬家企業的永續風險高低、長期永續性績效好壞、影響力大不大等面向,從上萬家企業中比較出相對成績,主要著重在風險管理和績效管理,這跟有沒有回應利害關係人無關

以人權為例,從 CSR 角度,企業可能透過基金會提供當地社區孩童或青少年家庭照顧,回應社會中利害關係人所需。同樣面對社區關係,從 ESG 角度可能會問:「如果漠視這個社區所需,會不會讓企業無法在這個社區中容身?」所以 ESG 問的是「有沒有善待社會的需求」,不是問「有沒有盡企業的良心」,在乎的是社區為了彰顯居住權益,企業會不會變成社區的嫌惡設施。

從行為上來看,CSR 和 ESG 都是回應社會的需求。但社會面向是主觀的,企業不是有做就好,CSR 可能是社區利害關係人覺得需求有被回應,覺得這企業就是好公司;ESG 不僅止於此,關注的是財務議題:回應社會需求有適當降低企業繼續經營的風險嗎?如果只是滿足社區需求,但是沒有降低經營風險,代表企業有做 CSR,但是 ESG 沒有做好。反過來說,若 ESG 沒有做好,也代表 CSR 沒做好。歐盟提出「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的原則,重視「永續」、「財務」兩個面向,企業應該要兩者都考慮。

蘇巧慧

蘇巧慧

立法委員/立法院永續發展目標策進會 首席副會長

現今企業在實踐社會責任時,已經逐漸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目光,由單次、立即性的短期效益,轉向至「永續性」的影響力投資,如:與其頒發一次就會使用完的獎學金,不如將資源投資在培訓一位好老師,讓這位好老師可以長期陪伴弱勢孩子。

近年來,供應鏈管理也成為 CSR 很重要的一環,除了環境相關的碳足跡、廢棄物處理,企業也會關注上下游的合作廠商是否保障勞工權益,透過集體的力量,讓影響力從單間公司擴及到整條供應鏈。

question
從社會層面來說,企業可以如何自訂目標?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要與企業實際的動機和誘因扣接,舉例來說,哪一種企業比較願意投資文化產業?現在看來是不動產開發商,為了要讓不動產和物業生存,常會投入文化相關活動,為他們的不動產增值。

對於企業來說,S 的實踐不是為了名,就是利。例如,樹冠影響力投資有投資一家旅行業者「島內散步」,他們常與地方團隊或文史工作者合作,提供在地的人文內容,規劃在旅行行程中。疫情這幾年,企業客戶大幅增長,有將近八成的客戶是企業,有很高的比例都是在疫情期間發展的。在疫情期間,企業員工多半在家工作,人資部門覺得很難推展,就透過島內散步推出的「雲端散步」,服務在家工作的員工休閒活動。企業實際採購之後,發現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價值,例如員工變得更有向心力。企業因此向島內散步詢問,是否可以再增加員工訓練服務,包括 team building、領導力等,把島內散步當成是員工教育訓練的外部夥伴之一...

question
社會快速變動,大眾關注的議題也越來越廣泛,企業要如何在面對社會變動風險時,快速應變?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就價值取捨來說,以歐洲戒斷俄羅斯能源議題來說,明明俄羅斯的能源比較便宜,但是為了國家安全這個價值,他們做了選擇。可以把這個稱做是 ESG 中的 S,當然如果用更多再生能源,也有 E 的價值。

從應變上來看,與企業組織運作、設計都有關係,不同條件的組織應變就不同。舉例來說,因為疫情、中美二元化對立,全球供應鏈必須重組。很多人看特斯拉從電池到晶片都自己做,覺得要降低風險就是垂直整合,什麼都自己做。但這是過度推論,並不是每個企業都走垂直整合模式,很多歐洲的廠商沒法做垂直整合,而是去找同業合作、共同投資,確保供應鏈的安全。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我常舉一個例子,同事若今天請假,我們會打電話關心他今天怎麼了?家裡還好嗎?這種方式比較偏向 CSR,只要用心做都可以做好。但從 ESG 角度,不是等事情發生了才來做應變,也不是看有沒有用心,而是有沒有機制可以循環改善管理制度?機制是否有效?有沒有降低永續經營風險?用心不見得能降低風險,做對了才能真的降低永續風險。

企業需要建立與社區「有效的」溝通機制,這有很多前提。第一個前提是,代表社區和代表企業溝通的兩方,都有充足的 authority(代表授權),可以代表整個社區和企業的觀點。第二個前提是...

question
若企業在揭露社會責任的資訊不夠透明,大眾評價能帶給企業什麼影響嗎?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ESG 資料分析大概分成三個面向:未經適當管理的企業永續經營風險、長期的財務績效是否有正向表現、影響力。這些資訊的揭露程度高低,只有對某些資訊使用者來說,會有影響。

未經適當管理的風險和財務績效這兩項其實都還是很本位主義,也只有在影響力評估中,才會針對「企業經營、產品的益處是可以外溢給社會的?」、「能促進環境正向影響?」這類的議題做討論。關注影響力資訊的人較少數,因為這類型的評估機制較多,操作較難。但是一旦企業願意做,就會有比較明顯的正向改變,不僅是財務績效提升,與社會的鏈結也會更好。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資訊揭露很重要,例如品牌的價值主張、企業使命,明訂在公司章程,我們稱這個為 Purpose(目的),一個組織有目的後必須履行,這就是 Duty(責任),經營管理要當責。做到這些後,企業就要透明化和揭露,讓企業的利害關係人知道企業做了甚麼。長期這樣實踐的企業,就會被大眾信任。

question
《經濟學人》曾指出,ESG 可能會發生環境與社會層面的彼此衝突,您的看法是如何?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對於中小企業來說,要在 ESG 三個方面都做得很扎實,其實是有困難的。這不代表我們只能肯定有資源做 ESG 的大公司,我認為歐洲所提的 JTM(Just Transition Mechanism, 公正轉型機制)的觀點是比較務實的:在推行新制度下,making sure no one is left behind(不遺漏任何人)。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如果今天只注重 ESG、忽略 CSR,就會忽略永續的其他面向,社會的穩定性就不會提升。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我想金融海嘯之後,很多人在檢討資本主義的弊端,它們共同的交集是「利害關係人資本主義」(stakeholder capitalism),也就是多元利害關係關照的資本主義。過去的資本主義只偏向股東權益關照,現在除了股東權益,還要關照其他利害關係人的利益,也就是 ESG 的精神,這是普世的。未來一定要做多元關照,才不會再發生以前的弊端。例如人均 GDP 一直在成長,但是時代的困境卻越來越嚴重,這就是只考慮股東權益,但其他都不考慮。

但是在 ESG 推展的過程中,可能不會一步到位,而是動態的逐步優化。舉例來說...

question
除了符合基本的社會期待外,企業可以做哪些社會創新?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企業可以從了解社會的需求、傾聽社會聲音,從外而內去實踐 ESG。以金融業來說,多半希望客戶來自家銀行開戶、存錢、貸款,但不是過度行銷,對 ESG 無益,而是去思考客戶在開戶時需不需要這麼高的成本?需不需要這麼多維持的手續費?這些是 people in needs,如果公司只把客戶限縮在付得起錢的 VIP 族群,其實就失去了服務眾多利害關係人的機會。例如數位金融若只鎖定高資產客戶,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反而是去思考數位金融既然降低了金融服務的進入成本,要面對的應該是更廣泛的大眾,可以為人們做些什麼?

又例如工廠自動化後,企業能做的不是裁減人員,而是可以如何把人力放在更好的位置?不用讓人力停留在反覆性高、傷害性大的工作內容,這是從社會責任上考量企業可以做的。自動化可以應用在企業擴張的新廠,不對既有的勞動人力產生剝奪感,同時間透過產學合作,培育出新一代的人才,縮短學用落差,這是企業改變心態、可以創造社會影響力的做法,取得社會信任,同時降低人才雇用的風險,維持人力資本和社會資本的績效。「永續」在我看來,對於企業來說就是「創新」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如果企業運作的任何環節可以與 S 結合,並且協助企業落實 S,就有很大的誘因讓企業與之合作。舉例來說,玩具圖書館做二手玩具的回收,應用在兒少、親子關係、長輩協助上,同時兼顧 E 和 S。企業最簡單的做法,可以捐助玩具,或是提供場域來做玩具回收的場域。甚至鼓勵企業員工定期或不定期的捐贈玩具,這可以幫助做環保教育,或是企業員工協助整理玩具,把玩具捐助給社區需要的地方,例如長者關懷據點、兒少關懷據點,企業藉此參加社區公益活動。企業可以運用場域、員工參與、資源共享,可做與 E 和 S 價值有關的行動,就不再只是單一呆版的捐贈。

舉另一個例子,全家做公益零錢捐,分成三個部分:與 S 相關的 15 到 22 歲的青少年就業培訓、與身障者就業相關的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以及環境相關的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全家現在做的零錢捐,不僅是來自消費者所捐助的零錢,超商會員累積的點數也可以拿來做公益,捐助 E 與 S 相關的團體。原來的會員累積點數是要做客戶服務的,但是轉化成為企業做 E 和 S 的管道。企業營運的任何環節與資源,都有可能創造 ESG 的價值

question
策略上,企業要如何創新社會層面的價值?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通常會給企業三種策略建議,第一個是要盡可能與本業結合,才能有續航力,以全家來說,一開門就有客戶上門,有消費就有零錢,衍生出零錢捐,沒有再額外花精神去做。第二個策略是 S 要做得深、做得好,一定要與該領域的深耕組織合作,因為企業忙於本業,不清楚外界在關注的是什麼,但若跟該領域的深耕團隊合作,該領域的系統效益,就可能產生在企業的 ESG 價值。企業可以繼續專注在本業,合作夥伴可以協助在該領域做到深度效益。第三個策略是...

question
企業結合外部團隊資源,實踐社會創新的成功案例有哪些?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老一輩消費者對於價格敏感,所以從軍公教福利中心轉型來的全聯,原來的消費族群都是希望買到便宜的商品,但是新一代消費者已經不同。例如綠藤生機盡可能替換掉有環境衝擊疑慮的成分,為保養品等綠色生產者。在幫他們做品牌調查時發現,消費者最支持綠藤的地方,第一名不是產品的基本功能,而是綠藤承諾要把有環境衝擊疑慮的成分替換掉的環保價值,因為這個價值,讓消費者願意多花一點錢來購買綠藤生機產品。代表新一代的消費者,願意以非實用性價值而支持品牌

回到全聯,為何願意讓台灣最貴的牛奶 – 鮮乳坊在架上?全聯在品牌價值上也在調整,希望新世代的年輕人也可以走進全聯,年輕世代與他們的父母輩相比,已經不再這麼價格敏感,不以價格高低為唯一考量。如何吸引新一代消費者?價值重點已經不再是拚成本,而是品牌價值,代表企業對消費者的承諾,對於品牌就有忠誠度。

此次與談人

楊家彥

楊家彥

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

曾于哲

曾于哲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服務與 ESG 諮詢服務負責人

蘇巧慧

蘇巧慧

立法委員/立法院永續發展目標策進會 首席副會長

延伸閱讀

社會創新為何是積極性的 ESG 實踐?

積極性的社會創新實踐是從產業切身相關的重大性議題出發,針對議題,開創新的產品或服務設計,甚至是根本上的商業策略轉型。

KPMG

企業與社會企業攜手合作,就能改變世界

企業可以透過採購社會企業的商品或服務,深化社會影響力,同時社會企業可以將包容性和永續帶入企業價值鏈。

世界經濟論壇

企業「創新」轉型,城市發展與永續不只二選一

做為社會、城市的一份子,企業追求成長的同時兼顧永續責任,已是必然趨勢。然而,企業該如何跳脫既有經營思維,不再只是被動符合 ESG 要件,而是積極打造出有價值的「永續」?從資金面、政策面,該如何引導企業永續創新?

2022-07-20 11:50:00

除了計算碳排,怎麼創新思考 ESG 之中的「E」?

全球產業拚淨零之際,身為世界科技代工中心之一的台灣,扮演著關鍵的角色。「E」– 環境,是目前企業實踐 ESG 的首要順位,但做好碳排管理就是實踐 E 嗎?企業還可以怎麼做?

2022-08-03 14:30:00

綠色投資正夯,ESG 指數為何剔除特斯拉?

為了因應氣候變遷對地球和人類造成的衝擊,全球永續議題當道,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Social)、公司治理(Governance)更成了近年來檢視企業各面向作為的重要準則,難道光靠 ESG 評鑑結果的優劣,能夠決定一間公司未來的生死嗎?

2022-06-28 11:00:00

新創如何擁抱 ESG,創出商機?

當 ESG 成為企業永續經營的 DNA 時,新創如何擁抱ESG、創新商機?

2022-05-06 17:23:00

時間標記

EPEPISODE # 旭沙龍-張育寧時間

EP #